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舌头被狗叼走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十七章舌头被狗叼走了

    寂静的夜,温暖,暧昧。

    床上被褥全是簇新的,香炉里燃着暖暖的安和香。竹意手里拿着湿透的软布,小心避开那些结痂的伤口给南宫凌擦着身子。

    “这些交给婢女做就行,何苦你自己动手?”南宫凌心疼竹意,小小的责备着。

    谁知道一句心疼,惹得竹意一个凶狠的眼神射出去。“你在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想让那些小宫女伺候你,门都没有!别伺候两回,就伺候出个蔡云,我特么的还得费劲收拾。”

    南宫凌被呛了一顿,呐呐的撇嘴:“蔡云是没认识你之前的的女人,只是发泄的工具,你就别醋坛子满天飞了。”

    “我什么醋坛子满天飞?你自己定力不强还说什么!我哥哥木子,那才是好男人一个,到现在都没有睡过女人。哪像你,还发泄,发泄不会用你的手啊。我特么一黄花姑娘给你的,都亏死了。”竹意抱怨的嘟嘟囔囔,手下却不停,最后擦到脚,使劲在南宫凌的脚心发狠的挠了几把。

    南宫凌一个没忍住,‘呵呵’笑两声。

    “还笑?我都亏了,你还有脸笑?”竹意软布一把扔进水盆里,双手叉腰,好像母狮子。

    南宫凌急忙憋住笑,他这是无意的好不好。

    知道自己占了便宜,不能再卖乖。南宫凌起身伸手手臂将鼓着腮帮子的竹意按进怀里。

    竹意哪里那么好哄?挣扎着就要起身。

    ‘嘶’。

    一声抽气声,竹意立刻不动了。“哪儿疼了?”

    “你别动,你若是动,哪儿都疼。”南宫凌不要脸装着小可怜,于是竹意就真的不动了。然后不知怎么的,两人就躺在锦被里相互搂着。

    很纯很暧昧的搂着。因为南宫凌现在是心有余,力不足。某一处也蠢蠢欲动,压抑的好不难受。但是胸口和手臂上又几条伤口刚刚结痂,一动就会流出血水。竹意早就知道他的禽兽心思,亏定好了半个月后才能有所行动的约定,不然,她立刻结束两国的友好访问,回北齐去。

    这一招,现在是屡试不爽。硬是把一个七尺男儿的本能欲望给血腥的镇压了下去。

    “南宫凌,现在南宫肃在哪儿你知道么?”竹意动动身体,避开大腿上一个硌得慌的东西,问道。

    南宫凌深呼吸口气,舔舔嘴唇,眼眸看着床顶转移目光。

    “不知道,我们两个在遇到黯月接应的人后,我就昏迷不醒了,也就再也没见过南宫肃。黯月的人也找不到他,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哎,其实南宫肃是个好人,就是投错了胎,从郭美玉的肚子里爬出来。不然,也会像南宫淳一样成一个非常好的藩王。”竹意长长叹口气。

    “怎么?你很欣赏他?若当初他没有退婚,是不是你们也会日久生情。”南宫凌有些嫉妒的问道。

    竹意认真的想了一下:“也许会吧。当初如果他没有退婚,如果我们顺利的结婚。或许我们会有感情。”

    南宫凌眉头蹙起,按照竹意的思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