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宝根坐在堂屋的木凳上,盯着二十一英寸的黑白电视机看节目,泛着雪花白的屏幕上,穿着暴露的女节目主持人夸张的表情一惊一乍地谈论着北京的剩女问题。宝根喝了碗茶,自言自语地骂道:“乡下是狼多肉少,多少小伙找不着媳妇,北京竟然还有这么多剩女,这世道,到哪里说理去!”

    宝根父母的遗像挂在电视机上方结着蜘蛛网的土墙上,他们干瘦愁苦的面容带着一丝笑意,眼神慈祥又无奈地看着宝根。

    宝根是莲花村的憨厚小伙,生得虎背熊腰,浓眉大眼,不难看。

    可惜,时运不济,他八岁丧父,跟着寡母艰辛长大,不幸寡母几年前患癌,宝根变卖了家里的羊群和三亩蓄养的果树苗救治老娘,老娘还是被阎罗收了去,葬了寡母,宝根也变成一文不名的穷汉子,从此提亲的人再也没蹬过他家门槛,时光荏苒,宝根转眼三十二岁了,成了名符其实的乡村剩男,在莲花村,很多人早婚,十八九岁结婚,四十岁都抱孙子当爷爷了。

    宝根心里越发火燎,深更半夜,宝根辗转反侧,一边拍蚊子,一边叹气。

    他曾有青梅竹马的姑娘,为了保护她,拿起书本就发困,一听老师讲课就打盹的宝根忍受着同学的歧视和老师的白眼咬牙念完了初中,她叫齐百荷,清秀聪慧,是邻居齐奶奶的养女,本来齐奶奶没打算让这丫头上学,可这女娃儿倒也奇怪,总是悄悄溜到小学校教室的窗外,偷偷听老师讲课,听到痴迷,被好心的老师发现,老师感动了,上门说服齐奶奶,后来,齐奶奶就让齐百荷上学了,九岁的齐百荷终于上了小学,上学虽晚,齐百荷好像有神灵庇佑,一路芝麻开花节节高,一路考取高中,大学、研究生,这只山窝里的金凤凰终于飞到了北京城。

    齐百荷在北京买了个小公寓,接齐奶奶去享清福,齐奶奶哮喘,怎受得了北京的雾霾天,习惯了乡下的新鲜空气,嫌在北京憋闷,心里又牵挂着家里的几只鸭子、母鸡和一只肥猫,托付给宝根,心里还是不踏实。天天念叨着,死活要回到莲花村的老屋,齐百荷只好送她回来。

    这齐百荷也孝顺,每年春节都回来探望老母,经常给养母寄钱寄物,还嘱托宝根多关照养母,宝根厚道,像照顾亲娘一样对待齐奶奶。

    猴年的春节却是个例外,齐百荷没有回莲花村,只是给宝根打了几个电话,叮嘱宝根和养母一起过年,多买些年货。宝根每天来齐奶奶家,嘎达嘎达地从压水井里汲水,灌满水缸,齐奶奶一边撒玉米喂鸭子,一边唠叨:“阿莲要是不上

    大学,早和根子结婚成家了,生两个孩子,也一大家人了,现在都三十五了,还女光棍着呢,我都没脸出门儿。”齐奶奶撩起她崭新的蓝布衫擦擦干枯的眼角。宝根红着脸说:“阿莲有本事了,我配不上她了。”

    阿莲是齐百荷在莲花村的名字,高考的时候,阿莲自作主张将名字改为齐百荷。

    齐奶奶看着宝根怪可怜的,心下觉得自己的养女也可怜,没有家没有院的,远在北京,谁给她说媒呢?自幼文静,又不会谈个恋爱,真让人操心。见宝根很羞愧的样子,齐奶奶忙不迭地安慰道,配得上,她都三十五六了,还能嫁谁?她三十五,你三十二,女大三,抱金砖,生辰八字又合,本该是一对儿。

    齐奶奶看到村里的留守老人一个个晚景凄凉,也怕自己老无所依,侥幸指望着宝根这个憨厚的小辈养老送终,心下也隐约感觉不靠谱,可想来想去,也只有宝根能靠得住。心下想:“这憨厚的小子,做不了我老婆婆的女婿,我就给他做个媒也好。”咂咂嘴,又试探地问:“阿花这丫头也不知怎样了,以后

    没个男人这日子咋过,要是能见到,给你俩说和说和,倒是个成人之美的好事儿。根子,你心里还想阿花不?”宝根眉头拧成疙瘩,苍凉地说:“想有啥用。”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淡定了,想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