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九章最后一场劫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手术的那天,穆子谦、颜曦,甚至是颜老爷子都来了,他们目送我和颜朝进了手术室,脸上带着微笑,眼里却有泪光。

    穆子谦亲吻了我的脸。

    “子秋,记住,我给你准备了最好的礼物。”他说。

    我一直微笑着。其实对我来说,最好的礼物,便是他的归来,便是此刻,他能站在我的身边。

    手术没有如预想那么顺利,我再次醒来,竟是在三天后。

    在这三天里,我好像一直在一个黑黝黝的世界里沉浮,身子像被放到地狱里煎熬,一会是火一样的烫,一会又是冰一样的冷,一会是石头一样的沉重,一会是风一样的飘忽。伴随着这不停变化的,还有一种尖锐的痛,那样的痛,痛到几乎不能承受。然而与此相反的,却是我的灵魂,轻灵的欢快的灵魂,想要挣脱这身子桎梏的灵魂,想要去寻找它的自由的灵魂。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是在那忘川河吗?

    我在河里,受着如此煎熬,究竟是为了什么?

    或许,只要我爬上去,顺着灵魂的牵引,过了那奈何桥,喝了那孟婆汤,就能到另一个世界。

    一个轻松的世界。

    一个没有冷,没有热,没有沉重,没有飘忽,没有痛楚的世界。

    有很多次,在我以为自己无法忍受这样的煎熬时,我几乎就要放弃这样的挣扎了。

    然而,不行,每当我想这样做的时候,我却总能听到一个声音,温柔的、深情的、像春天里最轻最软的雨丝,带着湿漉漉的触感,一直在我耳边回荡。

    “子秋”

    “子秋”

    “子秋”

    ……

    这个声音如此好听,如此温暖,如此让我惦念,让我舍不得离开,我好想睁开眼睛,看看它的主人。

    可是,和这个声音不一样的,是另一个声音,它也在诱惑我。

    “跟我走罢,离开这非人的煎熬,去一个自由的地方。”

    这真是莫大的诱惑。

    因为我是真的好累。

    累到,在这黑黝黝的世界里的每一次沉浮,都要费尽所有的力气。

    可是,只要我不再挣扎,我就能获得自由,灵魂飘向广袤的天空。

    无边无际的自由。

    我几乎就要这样做了。

    “子秋……”

    这个声音,带着无以言表的魔力,再一次把我牵了回来。

    “子秋”

    “子秋”

    “子秋”

    ……

    我身不由己的沉浮,努力想要抓住点什么。

    “谢天谢地烧终于退了。”一个喜悦的声音,冲击着我的耳膜。

    “烧退了,人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另一个喜悦的声音。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张憔悴的脸。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眼里满是血丝,嘴唇干裂,带着种神经质的紧张和哀伤,让人以为他失去了最最宝贵的东西。

    “子秋……”是我在那个黑黝黝的世界里听惯了的声音。温暖的好听的声音,有点点沙哑。

    我的思维缓慢的回归,哦,穆子谦。

    我咧咧嘴角,想笑,但是可能力气不够,没笑出来。

    不过我心里是笑了。穆子谦也明白了我的笑,他抓住我的手,也咧咧嘴角,一向笑得好看的他,此时却有几分瘆人,因为嘴唇干裂的缘故。

    “你终于醒了?”大概是喜极而泣,他的红眼睛里,蓄满了泪。

    “我睡了很久?”我嘴唇动了动,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

    “三天,整整三天,你一直在发烧,像个火球一样,药物退烧根本没用,全靠物理降温。我一度以为你撑不过来。”穆子谦说。

    “怎么会?我还记得你的礼物。”我这次终于努力露出一个笑容。

    “子秋……”

    “我想去看看爸爸。”我担心着颜朝,我的情况都如此凶险,他呢?

    “你不用去看他,他恢复得比你好。不久前才过来看了你,现在回去休息了。”一旁的医生接了我的话,是最初那个喜悦的声音。我看向他,原来是穿了白大褂的顾卿岐。

    “谢谢您,顾伯伯。”我说。

    “您是要谢我。”顾卿岐大概是看我醒过来了,竟有了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