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9章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如果苏子薰没有下药,或许我还能够不计前嫌,可如今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要不是宝宝坚强,有惊无险,现在的我连杀死苏子薰的心都有。

    苏子墨被我堵得说不出话来,蠕了蠕嘴唇,语气晦涩道:“夏梦,你可以恨任何人,但我希望你能体谅妈妈,等你身体恢复了,有时间去看看她吧。”

    苏子墨走了,而我躺在床上,心里并不像表面表现地那般平静,

    从小,“妈妈”这个词对我来说,一直都很陌生,我也曾埋怨过为什么自己跟别人不同,看着其他小朋友们高兴地牵着妈妈的手,我只能躲在角落里哭。

    小的时候,我总是设想,突然有一天,妈妈出现在我面前,就跟无数“妈妈”们一样,对我细声软语,关怀备至,我可以拉着她的手笑,也可以窝在她怀里哭。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过了那个爱做梦的年纪,二十多年过去,我早就已经习惯了,如今突然说冒出来个“妈妈”,我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临近中午,霍母拎着保温壶推门进了病房,我忙放下手中的书,“妈,你怎么来了?”

    “我呀,给你熬了点鸡汤,这鸡是我特地让阿姨去城郊养鸡场现买现杀的,肉新鲜着呢。”

    霍母边说,边打开了保温壶,倒出了里面的汤。

    我连忙将小桌子架好,她将满满一碗汤端到我面前,笑道:“来趁热喝,小心别烫嘴。”

    汤是刚炖好的,还冒着香味混着热气,不断往上冒。

    我拿起勺子舀了一口凑到嘴边轻吹了吹,喝进嘴里,味道很鲜,暖意从喉咙口往下,直达心田。

    “味道怎么样?”

    “好喝。”

    “那就多喝点,壶里还有。”

    看着霍母脸上慈祥的笑,我眼睛有些发酸,虽然她只不过是我婆婆,可她却给我了母亲般的温暖,只是我人生第一次体会到母亲的关爱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原来,竟是这般好。

    “妈我没什么事,你别这么来回折腾,医院的营养餐也不错,我吃那个就行。”

    “什么折腾啊,我反正每天在家也是闲着,这就当运动了。再说了,我来回都是坐车,也走不了几步路。”

    “那可不行,您要是还这样,我可要提前出院了。”

    虽说有车接送,可这路程不短,坐车也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我故意板起了脸,霍母笑道:“好好好,知道你心疼我,我让阿姨送总可以吧。”

    看着霍母,我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简心的脸,想起苏子薰的话,我心里有些闷闷的,一滴眼泪掉落不自觉地在落在汤碗里,晕开一轮浅浅的波纹。

    “怎么了这是,是哪里不舒服吗?”

    霍母面露急色,关切地问我。

    我摇摇头,声音有些哽咽,“妈,你对我太好了。”

    闻言,霍母眉头散开,展颜笑道,“傻孩子,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

    “啊?”

    我愣愣地看着她。

    “你是我的儿媳妇,我对你好了,你才会对博彦更好,不是吗?”

    没想到霍母也会开这种玩笑,我被她逗笑了,眼泪瞬间收了回去。

    一整壶鸡汤,我喝得一滴都不剩。

    霍母又坐着跟我闲聊了几句,才收拾东西回去,我起身送她到门口,她连连挥手,让我回床上躺着。

    刚吃饱,躺着容易积食,我便在窗边站了一会儿。

    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我疑惑地回头朝门口看,见到来人,我高兴地叫道:“沈言,你怎么来了?”

    沈言走病房,将手里的水果篮放在桌子放,欲言又止道:“夏梦,我听陆逸尘说...你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见到沈言的一刹那,太高兴以至于有些得意忘形了,忘了自己现在才失去孩子,应该幽怨又虚弱才对。

    我连忙收敛了表情,走到病床前坐下,语气淡淡道:“是他告诉你的?”

    沈言点点头,不悦道:“你呀,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还当我是朋友吗?我看不光是陆逸尘,你是想跟我们大家都撇清关系。”

    天地良心,我这出流产戏本来只是为了骗陆逸尘,迷惑苏子薰的,根本来不及想那么多,见沈言生气,我忙拉起她的手,“别生气,事情发生地太突然,这几天我自己脑子也乱乱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