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九章 偶遇故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凤家山下集市。

    凤家的位置在穿云山上,到山下集市虽不算太远,但路却是崎岖难行,因此凤九歌与叶棠花出门走了大约一个时辰,也才将将到了集市而已,凤九歌武艺傍身倒还不觉乏累,叶棠花却有些受不了了,凤九歌也知道路长难行,干脆找了个茶楼,一行人暂且歇脚。

    叶棠花坐在茶楼二楼的窗边,捶了捶酸软的小腿,看向对面的凤九歌:“我还道我是个能吃苦的,如今看来也是娇生惯养多来,不过一个时辰的路,便走不得了。”

    凤九歌笑笑:“也算不得是娇惯,山路到底不比寻常路途,再者你何尝走过这样长的路来。”

    “好吧,说不过你。”叶棠花不以为意,信手拈了个糕点放入口中,一面嚼着一面看楼下风景:“这外头还挺热闹的。”

    “唔,好像是他们赶集的日子吧,我也不大清楚。”凤九歌点头应了,一面又将茶壶推过去了些:“吃慢些,当心噎着。”

    他话音刚落,只见叶棠花脸色一僵,继而便是放下糕点掩着唇咳了个惊天动地,一旁的愁眠连忙凑上来拍背,弄得凤九歌哭笑不得:“你倒是真配合我,有这心思怎的不吃小心些?”

    叶棠花摆摆手,又咳了半天,这才揪过愁眠来,指着街上一人嘀咕起来,愁眠眯着眼睛瞧了一会儿,眼睛瞪得老大,不住地点头,也就着姿势在叶棠花耳边嘀咕,叶棠花又嘀咕了回去,愁眠点了一点头,便下楼去了。

    她们主仆二人在这边说悄悄话,倒把凤九歌弄了个莫名其妙,叶棠花与愁眠耳语他听不见,便顺着叶棠花的目光一瞧,正好看见个在街边买吃食的男子,这脸色当时就绿了一截,又瞧见愁眠下去了,这心里可就开了锅了,叶棠花有何事偏要瞒着他?这会儿又目不转睛地盯着个男人……

    心里头泛着酸,凤九歌忍不住端起茶盏来喝了一口降火,一面故作不在意地开口试探道:“媺滢,你方才派愁眠下去,是……”

    叶棠花一门心思都在那街边男子身上,倒忘了身边还坐着凤九歌,竟让凤九歌的话吓了一跳,回过头来见凤九歌脸色纠结,便知道他定是误会了,想了想,倒生起玩笑的心思来,带了点笑应道:“方才看中了个男人,让她下去掳回来。”

    凤九歌噗地一声便将茶水喷了出来,这下子他也呛了:“咳、咳咳……”

    叶棠花哭笑不得,忙将自己的帕子递了过去:“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这玩笑哪里开得,我只当自家媳妇要跟人跑了,如何能忍得下。”凤九歌尴尬地笑笑,又道:“那你平白无故盯着个男人做什么?我瞧那男子长得也没你夫君高大威猛……”

    “是是是,知道你最好看,往后我只看你便是了。”叶棠花抿唇一笑,复又朝楼下瞥了一眼,那男子已不在原处:“你就不觉得,那人长得眼熟吗?”

    凤九歌摇摇头:“隔着这么远,我如何看得清那人长相,再者说了,他一个大男人,长得又不怎么样,我看那么仔细做什么……”

    话虽说的不错,可里头怎么听怎么还有点酸味……

    叶棠花噗嗤一笑,复又叹了口气:“你不认识他也是应当,大略你就没留意过他吧。不过这人我却好似认得,因此让愁眠下去瞧瞧,若不是便罢了,若是便当真得留下他了。”

    凤九歌听到后头不免脸色又绿了:“便、便是认识也不能留下啊……”

    “想哪儿去了!”叶棠花一急,捡了块糕点砸了过去:“我留下他自然是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了,不然何至于派愁眠下去,杀鸡用牛刀?”

    凤九歌接过糕点,顺势咬了一口:“好吧,那你得告诉我,到底为着什么,非得派愁眠下去不可。”

    叶棠花叹了口气:“前些日子你跟我说,宫里的事儿泄了,是吧?”

    “是啊,其实这事情明摆着是那人干的,只是你不肯信……”凤九歌嘴上说着,心里头又喝了一缸醋。

    “你口中的人我心里有数,无非便是敏之罢了,知道人被皇上换了,却不知道你又救了我的,除敏之再无别人,可是当时空口无凭的,我自是不肯信的,诚然敏之有嫌疑,可他也是南燕的王爷,再怎么说也没有跟西辽勾结的道理,更遑论南诏……”

    凤九歌听到此处,急道:“他不是没有理由!他……”

    叶棠花抬手止了凤九歌的话,又道:“可是我虽然愿意信他,但终究抵不过真凭实据,你可知我刚才在下头瞧见了谁?”

    见凤九歌摇摇头,她叹道:“我瞧见的,便是敏之身边的人,一个侍卫,唤作墨浮的。”

    “墨浮?”凤九歌讶然。

    叶棠花点点头:“我虽不知这墨浮在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