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三章 对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疆场。

    黄沙漫天,日光微斜,远处古城萧索。

    隔着大片的沙场,两支大军在此对立着,一面是南燕的军队,另一面则是南诏与西辽共同组成的军队。

    在南燕这一方,祁敬之身披金甲,手执长枪,威风凛凛,但见他一声令下,便有几个嗓门高的军士上前,朝着对方高呼:“尔等蛮夷鼠辈,不知天高地厚,竟敢蜂聚而为寇,侵我南燕之边疆,可谓自不量力之至!试问尔蛮夷之首,集烛火之微光,能与日月争辉否?”

    对面,祁敏之掩在面具下的嘴角不屑地撇了撇:“都你死我活的时候了,还有心思搞这些东西?”

    他略微沉思了一下,便弯起了唇角,向身边的人一招手,附那人耳边嘀咕了几句,不多时便见南诏那边站出一群白衣白甲的兵士来,旁边尚摆了几面军鼓。

    “咚!”

    军鼓擂响,只听南诏这一群穿着丧服的军士齐齐高呼:“南燕匹夫,你还我南诏王子命来!似尔这等心狠手辣的人物,如何配比日月!若尔为日,吾辈愿与日月俱亡!”

    南燕这边,祁敬之不由得咬了咬牙,不管怎么说,白羽骑和祁敏之的事情他是解释不开的,他心里虽然不拿祁敏之当自己人看,但南诏和西辽可不会管那么多,只要祁敏之跟南燕的关系解释不清,在南诏眼里,南燕就是无故杀害自己三位王子的杀人凶手!

    既然解释不清,那么多说也无益,祁敬之眯起了眼睛,脸色是前所未有的严峻:“多说无益,手下见真章吧!击鼓,进攻!”

    咚咚的战鼓擂响,南燕士兵俱是举起了刀枪,一时间群情激奋,呼声震天,祁敏之冷笑一声,正要吩咐兵士迎战,忽听得一阵号角,由不得一凝眉:“何方吹角?”

    南燕士兵也让这一阵鼓角交错弄得茫然了起来,有眼尖的兵士看了远方,立时指出远处烟尘弥漫,只怕是又有一大队人马疾驰而来。

    此时战场上三方俱都没有动作,虽说三方兵马加起来几乎上百万,无论这新来的一方是什么人都无法匹敌,但若是没有理由,恐怕不会有人大咧咧地往战场里闯,与其急着厮杀,倒不如看看这群人搞什么鬼。

    随着这一群人渐渐行进,祁敬之的眉头渐渐舒展,原因无他,因为他认出了领头的那人正是凤九歌,虽然不知这人为何偏挑此刻擅闯战场,但来的是自己人总还让人放心一些。

    与之相对的,祁敏之的眉头是越拧越深,凤九歌?他来这里做什么?

    凤九歌令人来到疆场之上,立时一挥手,一众人马排成一字横列,将两方大军阻隔在对面:“本王千里而来,有几句话想跟诸位陛下殿下谈谈,还请各位耐心一听,若几位听完了这话,还想兴兵的话,本王立时让开!”

    祁敏之虽不知凤九歌想要做什么,但直觉肯定不是什么对他有利的事情,立时嗤笑了一声开始搅局:“南燕王爷,你吃噎着了吧?就你这几十人也想拦住我等数万大军?你知不知道,我此刻一声令下,西辽的勇士便能将你踏成肉泥!你再不让开,只怕等下便没机会了!”

    凤九歌一挑唇角:“没有金刚钻,怎敢揽瓷器活?皇太子殿下,你真当本王就治不了你了?”

    祁敏之刚哼了一声要反驳,忽见那人马之中有一身量颇小之人拨马而出,掀开遮挡风沙的斗篷:“到了如今,难道你还差一句话的工夫吗?”

    凤九歌也是一惊,回过头去低声斥道:“媺滢,不是让你在后面躲着吗!这里太危险了!”

    叶棠花抿了抿唇:“你既然知道这里危险,就更该想到我放心不下,今天无论结果如何……”

    她朝着凤九歌笑了一笑:“同去同归。”

    凤九歌叹了口气,知道拗不过叶棠花的意思,也只得随她去了,好在这疆场上兵马虽杂,真要敢伤了她的人,只怕还没有吧。

    “九歌,你有什么话就说吧!”祁敬之虽不知就里,但也知道凤九歌不会害了南燕,便出声催促。

    凤九歌遥遥地朝着祁敬之一拱手,复又扭头看向南诏老王爷:“南诏王!你打着为儿子报仇的旗号兴兵侵我南燕,难道就真的不心虚吗!”

    南诏老王爷气得咬牙切齿:“我的儿子,平白无故地死在南燕,难道我不该找你们讨个公道吗?!”

    “你那三个儿子,串通西辽要害我南燕江山,且不说这人不是南燕杀的,就算人真死在南燕手上,恐怕也是南诏欠南燕一个交代吧!”凤九歌高声应道。

    “血口喷人!”虽然凤九歌说中了南诏与西辽勾结的事实让南诏王有点心虚,可接下来的话又让南诏王理直气壮起来了,他的三个儿子分明是死在白羽骑手下,难道南燕还能推脱了不成?

    祁敏之也在一旁凉凉地帮腔:“南燕王爷,你这话说的只怕你自家皇上都不信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