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触不到的爱之童梦奇缘1(给盟主吾爱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930年冬,鹅毛大雪下了一天一夜,北风呼啸,卷起烟雾一样的雪沫,冻得人露在外面的皮肤猫抓一样火辣辣地疼。

    沛州府青山县杨树沟村,村头周家的两间茅草房几乎要被风雪完全覆盖,外面冷得能冻掉手指头,屋里也没暖和多少,陈旧的窗纸随时都可能被风撕烂,土墙上大片大片的白霜,唯一的热源就是那铺土炕。

    年过半百头发花白的周赵氏盘腿坐在炕头,长长的大烟袋邦邦邦地敲着炕沿,正在口沫横飞地破口大骂。

    尖利刻薄的声音在屋里回荡,却没人回应她,只有地上薄薄一层茅草上躺着一个孩子,一动不动,要不是胸口偶尔还有微微起伏,谁看了都会以为那孩子已经死了。

    毕竟这样的数九寒冬,孩子没死怎么都不能就这么扔在地上,别说已经病得奄奄一息,就是健康的孩子也得冰出毛病来。

    周赵氏骂够了,吧嗒吧嗒抽了一烟袋锅旱烟,听到外面大门响,几个人踩着雪嘎吱嘎吱走路的声音传了进来,接着就有人招呼:“德忠婶子,族长和族老来了!”

    周赵氏麻利地颠着小脚下炕,在去迎接族长和族老之前先冲过去对着孩子的胸口狠狠踢了两脚,低声又咒骂了一句:“丧门星!你咋不冻死在外边!就知道给我作祸!”

    这两脚踢得又狠又准,眼里一片狠辣恶毒,恨不得两脚就把孩子踢死,让她省下来后面的麻烦事!

    孩子被她踢得猛地全身剧震,烧得红彤彤的脸骤然一片惨白,完全没有意识地蜷缩起来。

    周赵氏刻薄的嘴角狠狠一撇,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口,她顾不上再去折磨孩子,摸了摸自己梳得一根毛刺没有的发髻,换上一副谄媚的笑脸去开门。

    门外来了两名中年汉子和一名胡子花白的老人,还有一个跑腿的半大孩子,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个孩子。

    四个人都穿着黑色土布老棉裤大棉袄,腰上缠着粗布腰带,腿上沾着雪,是蹚着齐膝深的大雪来的族长周秉德和两位辈分很高的族老。

    周赵氏瑟缩地退了一步,脸上的笑更加谄媚:“二叔,五叔公,八叔公,你看看这真是作孽!这么大的雪还把你们给折腾来了!快!快进屋!”

    族长周秉德带着两位族老走进屋,三个人扫了一眼屋里比别人家要整齐很多的家具,就一起看向地上的孩子。

    周德忠有木匠的手艺,在沛州府的木匠铺里做大工,日子在村里还是颇过得的,只是老两口俭省,除了家具比别人家齐整一些,表面并看不出来什么。

    周秉德看到地上蜷缩的孩子,马上走了过去,一把抱起来就往暖炕上放,脸色也严厉起来:“德忠家的!这大冷天你咋把二海放地上!这就是个好孩子也受不住这么折腾啊!”

    周赵氏一开始还瑟缩谄媚地跟在几位身后,紧张地搓着手,看周秉德要把孩子放炕上,马上张牙舞爪地不干了:“二叔!这可不行!这不行!这小崽子眼看就断气了!这要是死炕上就得给我家德忠和大海带晦气!家宅不宁啊!”

    五叔公看不下去了,他年纪跟周秉德差不多,辈分却很高,在族里说话很是有分量:“德忠家的!二海咋样还不一定呢,能不能救是你个妇道人家能看得出来的?你啥都能做主还找我们来干啥?德忠就这样不好,太惯着女人!”

    二海能不能救要不要救那得男人和族里说话,周家的子孙活不活哪是一个女人能插嘴的?就是她说得对也不能惯着她这毛病!

    周赵氏被震慑住了,要不是怕族里以后追究,她可不是早就把这个小崽子拖出去扔了!想想周德忠的嘱咐,她再不情愿也不敢张嘴说什么,眼看着族长把二海放到炕上。

    八叔公上前一步,扒开二海滚烫的眼皮看了看,对五叔公和族长摇了摇头。

    另两人也轮流上前看了二海两眼,都叹气惋惜起来。

    这孩子从小就长得周正,聪明能干活还懂事儿,才六岁就长了个八、九岁孩子的身量,几位族老都说过,以后周家这辈人要是有出息,就得看二海这孩子了,谁能想到会出这事儿。

    五叔公掏出烟袋抽了两口才闷声问周赵氏:“德忠不能回来看一眼了?”

    周赵氏赶紧恭敬回答:“东家不给假,回来扣工钱哩!德忠让人捎信儿了,说咱穷苦人家,请大夫看病那打水漂的事干不起,这就是二海的命!让我都听族里的。”

    三个男人又用眼神交流了一番,最后族长叹了口气:“待会儿让你二婶送两碗白面过来,给孩子最后做点顺口的吧!让他走也饱着肚子走!”

    这孩子眼看着不行了,请了土郎中也九成是救不回来,父母又不打算花这个钱,世道艰难,族里也没有办法,只能叹一句这孩子命苦。

    周二海自从在小河里被冻晕,这几天就一直迷迷糊糊,一会儿像是被放在火上烤,一会儿又像是被塞到冰窟窿里,身边的事很少有感觉。

    但可能是周赵氏那两脚让他痛得清醒了一些,二叔公和五太公、八太公的话他几乎都听清楚了。

    他死死攥住拳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高烧也让他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对这个结果他一点都不意外。

    虽然只有六岁,可他早就习惯了失望,心里也对爹娘不再抱任何妄想了。

    家里并不是拿不出给他请大夫的钱,他今年给镇上地主家放猪的工钱还在娘手里拿着呢,还有他一个冬天卖鱼的钱,爹每个月的工钱也都攒着,可他们是绝对不会花在他身上的。

    他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极度的失望和愤慨让这个奄奄一息的小身体很快又晕厥过去,再次有意识先闻到一阵香味儿。

    他努力睁开酸涩的眼皮,看到沈荷花穿着一件崭新的花棉袄蹲在他的茅草铺前,手里端着一碗白面条。

    那是二叔公送来给他吃的。

    沈荷花吸溜吸溜地吃着面条,一根黄鼻涕也随着面条上上下下,看他睁开眼睛,显摆地大声吧唧了几下嘴,如她每次在他面前吃小灶一样。

    上次大海哥回来,无意中听说他还没吃过白面条,就让人捎回来一点白面,说让他过生日吃一回,后来也是进了沈荷花的嘴里,她也是这样一边吃一边大声吧唧着嘴显摆。

    他不想看跑开,沈荷花还端着碗追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