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世间因果皆为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穆津霖要去一趟澜城,那边有间六百平的三层店面,他想要盘过来做营生,原本安排巴哥自己去,穆津霖又觉得他不靠谱,那店面主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年轻水灵,他怕巴哥收敛不住惹大祸,这事儿之前也不是没有过,巴哥就是个饥不择食手底下没分寸的货,所以换了他自己去,让巴哥盯码头。

    他早晨不到五点从浴室里洗了澡出来,身上穿着我新买的白色西装,袖绾和后脖颈里藏着的标签还没扯下去,显得十分精神英气。

    他穿过白色,可那种白色不够透亮,我又买了身特别洁白的,像白色羽毛一样,他皮肤黑,反衬一下没想到效果还不错,我盯着看了会儿又后悔了,他见我忽然间垮下去的小脸,走过来伏在床上问我怎么了。

    我伸手要脱他身上衣服,他愣了下,“昨晚不是做了吗。”

    他说完露出牙齿笑,“还真是喂不饱了。”

    我扒了一半说,“穿这么规整去谈店面还是谈风月啊。”

    他这才明白我扒他衣服的原由,“一件西装就让穆太太吃醋了?”

    我梗着脖子说没吃,破醋酸了吧唧的我才不吃。

    他想把我脸扳过去,我死活犟着不肯转,他没辙了,“穆太太千里眼监督着,我怎么敢在外面谈风月。”

    我手指在他心脏狠狠戳了戳,一脸女霸王的狠相,“记住了啊,做错事不可原谅,不要晚上眼巴巴求我,我不会心软的。”

    穆津霖到码头交待事务,巴哥和文隽带着几名老工人跟在沙滩上听着,我收拾好跑出木屋,他正奔着码头外面走,我喊了他一声,他停下回头看我,我冲过去一把抱住他,踮着脚在他唇上吻了吻,“店面定都定好的,签个合同就行,不用耽误多久,你快点回来。”

    他嗯了声,在我脸上轻轻摸了摸,“回来是不是会胖一点。”

    我说已经胖了好几斤。

    他垂下眼眸盯着我肚子,“播种这么久还不见发芽,我是不是不行了?”

    我没忍住喷笑出来,穆津霖就喜欢黑他自己逗我笑,以前骂他老男人他还会掉脸,后来索性自己黑,天天念叨着老男人都这把老骨头还不遗余力,让我知道珍惜。

    我说怎么会不行,可能我盐碱地不容易发芽吧。

    他嗯了声,“还要不分日夜更加努力。”

    我对他叮嘱了许多才放他他坐进车里,他摇下车窗看了我一眼,我目送车驶上国道,很快穿梭入宽阔马路的尽头。

    我抚了抚胸口,同时摸到了一个硬物,我身体一抖,从寺庙求来保平安的玉佛忘了塞给他,我昨天晚上还想着,他这辈子轰轰烈烈见过的血腥太多,有这个东西保着,我还能心安一点,结果刚才光顾着腻歪把正事疏忽了。

    我追出去两步,朝着那辆车尾大声叫喊,不住的挥手,试图能让他发现,可距离太远他看不到,最终还是绿灯亮起时没入了滚滚车海之中。

    码头之后两日风平浪静,早进货晚出货,偶尔接单的生意多,傍晚或者凌晨还要加送一批,巴哥又谈了几个上下家,听说还是从别家手里翘来的,是正经生意的客户,虽然赚得不如歪门邪道多,可码头也不能全靠那些见不得光的交易来维持,有几单正儿八经的生意,查起来才好躲。

    码头和之前不一样了,现在是上头势在必得要拔除的眼中钉,兴龙会忽然猖獗起来,所有人都瞧出先要宰的头一个就是磐虎堂,兴龙会是得到了消息,有强力的后盾在保。

    穆津霖谈店面一晃出去了三天,我问巴哥是不是出事了,巴哥说霖哥要是能出事,让他出事的人肯定先出事。

    世上万事无绝对,我不放心,打了十几个电话过去始终没人接,他说霖哥走之前也提了,如果澜城谈得快,打算奔椿城跑一趟,那边他有熟人撑路,滨城现在世道不好,他得摸摸其他大门。

    穆津霖确实不太可能出事,他身手那么好,也没谁不要命去招惹他,可他不接电话让我心里含糊,总是忍不住紧张担忧他的处境,耿耿于怀玉佛怎么忘了拿给他。

    巴哥说跟霖哥这样身份的男人过日子,要是提心吊胆那一辈子都安生不了,还得学会放宽心。

    我不想在码头让他们分心照顾我,索性抱着文珀去岚姐公寓瞧瞧,她要给孩子当干妈,生下来还没正儿八经抱过一次。

    我带着几名保镖离开码头奔上高速行驶了一段时间,忽然瞧见对面驶来四五辆公车,这边距离码头已经很远,估计也不是例行检查的人马,检查通常在凌晨和深夜,极少在黄昏与午后,这个时间没有工人会放松懈怠,而突击只有在毫无防备时才能有所收获。

    所以我根本没往心里去,和车辆擦身而过时,不曾多看一眼。

    巴哥和文隽正蹲在沙坑里撸串喝酒,忽然兴龙会那边十几艘船开了过来,靠岸修理绳索的工人先发现了不对劲,那些船开得飞快,直奔着这边来,船上人拿着家伙,气势汹汹凶神恶煞,工人立刻站起来朝岸上大喊,“巴哥!兴龙会带好多人来找茬!”

    巴哥一愣,把签子反手一扔,站起来朝地上啐了口痰,“呦嗬,行啊。算准了霖哥不在,跑来仗势欺人,史清明都残了还不老实?霖哥不在拿我当吃素的?兄弟们抄家伙!”

    巴哥一嗓子半个海岸都听见了,工人纷纷放下手里的活儿,拿起各种工具朝这边沙滩迅速聚拢过来,文隽不擅打,他只能往后头躲,顺带摸了摸口袋里装满子弹的枪,他带了两个手法特别准的保镖登上平房楼顶,匍匐在上面用塑料布遮盖住,他吩咐那俩人说,“如果一会儿闹起来,盯着点,对方下手最狠的,直接崩了。”

    史清明并没有露面,为首船上下来的是二当家和白堂主,二当家很大的戾气,他也算指着这次扬眉吐气,之前被磐虎堂扫得跟过街老鼠似的,跑哪儿哪儿赔,要不是为了这张脸面这口气焰,他都动了投诚的心思。

    跟着史清明那窝囊废真心没出路。

    不过现在孟三爷有底,背后戳着只手遮天的周逸辞,他心里也不虚。

    二当家用烟卷戳了戳下巴挠痒,撇着大嘴朝巴哥挤咕眼,“老巴,三爷一直欣赏你,内部大会还提过,你是个够格委以大任的主儿,所以不忍心对你下手,三爷器重可是天大的脸面,你现在跟着穆津霖,他才混了多少年头,还不如三爷一半多,如果你小子长了眼眉高低,识时务者为俊杰,穆津霖已经陷入腹背受敌的局面,我们目标都是他,离开危险人物你才有好果子吃,到这边做个当家的,我也敬着你。大家都是聪明人,何必固守着那点赤胆忠心,再把自己搞死呢。”

    巴哥朝地上啐了口痰,一脸嚼了狗屎的的恶心,“我会和你这废物平起平坐吗?老巴老巴你他妈喊得挺顺口啊,老子名讳也是你叫的吗?你个龟孙!领着残兵败将还想太岁头上动土?史清明胳膊都废了,你还想蹦达几天?”

    二当家冷笑,“看来你是不见黄河不死心。”

    巴哥指了指自己鼻梁,“我让你知道知道谁是爷爷谁是孙子。”

    白堂主站在甲板上,看着气势凛然的巴哥,的确二当家在气魄上逊色他太多,其实他一直想和气生财,毕竟都不是好惹的主儿,虽说三爷那边交待了,这次可以闹大,但白堂主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有诈似的,一步步走得太顺,顺过头了。

    穆津霖远不至于腹背受敌,他是干这行的奇才,没点扛事的本领也混不到今天,三爷以为背后戳着周逸辞就万事大吉,有些太高估他了。

    白堂主越琢磨越不对味,他刚想阻拦,两伙人已经交汇到一起,很快动起手来。

    在他们正闹得不可开交时,忽然隔着很远传来鸣啸的笛音,巴哥先听见,他愣了下,对方瞅准时机扬手就是一斧子,正砍在巴哥左臂,他嘶了一声,血注溅在右脸上,顿时一片狰狞。

    身后人颤着音儿喊了声大哥!立刻急绿了眼,咆哮着冲过去论起家伙就打,不管什么后果。

    巴哥让他小心点,自己咬着牙扛住,可楼顶上文隽也急了,他手势一举,子弹瞬间出膛,半秒不到射穿了拿斧子的男人,冒起的烟雾之中对方随即倒地。

    巴哥回头朝还没有反映过来的人们喊了一嗓子,“泛水儿了!跟我撤海里!留下一部分断后!”

    他话音才落没来得及带手下撤,几辆车从铁门外风驰电掣般驶入,一拨警员跳下来迅速包围住整片海岸,巴哥捂着受伤的手臂,拿牙齿扯下袖口一块布,勉强缠裹住,纵声一跃跳入海里。

    工人水性都好,纷纷跟下去,巴哥用口袋里揣着的匕首割断被绳索捆绑住的大网,里头一箱箱货物瞬间沉没入海底的污泥,永不见天日。

    梁锦国走在最中间的位置,前后被下属簇拥住,他伸手指挥着随从对海岸进行包围,制服两拨闹事的人马,孟三爷一直坐在船舱里看,可他发现梁锦国这边的下属似乎分不清哪拨是磐虎堂的人哪拨是兴龙会的人,都说好了对那边动手,可扫起来自己的兄弟却一点不含糊,凡是拿着家伙朝前蹿的一律制服。

    孟三爷有点懵,手底下一个从乱战中跑出来,瘫软在甲板上,“三爷,周先生那边不是说好了,上头人不动咱的吗?这是不是他岳父啊?咱们这边倒下不少了,都被戴上铐子了!”

    孟三爷认识梁锦国,他不会看错,他急得在船舱里转圈,忽然想起自己来的正事,他指着磐虎堂的仓库,“带人突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