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五章 见大而行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星王心中暗骂夏祥的狡诈,他很清楚夏祥此举的目的何在,也向前一步说道:“皇上……”

    不等星王说完,皇上轻描淡写地摆了摆手:“不必多说了,朕若是不能与万民同乐,还当这个皇上有何用?下船!”

    皇上在常关的搀扶下,下了龙船,走不多时,就来到了田间。田间农人依然忙个不停,无人在意皇上的到来。

    常关清了清嗓子,想要高声宣称皇上驾到,却被皇上制止了。皇上回身对众人说道:“不可惊扰百姓,也不要踩坏田地。切记,切记。”

    来到一个衣着破烂流着鼻涕大约七八岁大小的孩童身前,皇上弯腰问道:“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我八岁了,叫杨官人。”孩童打量皇上几眼,“你是谁呀?为什么来我家田里?哎呀,不要踩坏了我家的地。要是地坏了,明年我就没饭吃没衣穿没学上了。”

    皇上忙退后一步,呵呵一笑:“杨官人?好名字,以后想要当官是不是?你为什么要住在城外?城里多好。”

    “你是外地人吧?真笨,什么都不知道。”杨官人一脸天真地仰望皇上,右手食指一划鼻子,将鼻涕往身上一擦,说道,“我是想当官,而且想当夏县尊那样的官。为什么住在城外?因为房子被人收走了。原本我家不缺粮食,可是自从官府非让借贷种粮后,年年还债,还了三年就把房子和田地都还没了,只能住到了城外。要不是夏县尊和连娘子,爹娘说,今年冬天我们不是冻死饿死在城外,就是死在外地。”

    皇上脸色一红,虽说他早就听闻了新法之祸,但在亲耳听到天真的孩童所说的真相之后,还是不免羞愧。新法之患,并非全在候平磐一人身上,他当初也是认定新法必会利国利民。后来察觉到了新法的问题所在,想要制止时,星王和候平磐已然坐大,他想要废止,已经有心无力了。

    候平磐脸色铁青,冲夏祥说道:“夏知县好高明的手段,哼哼,可惜枉费心机。”

    夏祥淡然一笑:“候相公过奖了,和候相公相比,下官还差得太远。下官并没有什么高明的手段,只知道民心似铁民心似天的道理。下官也不管是不是枉费心机,只管让百姓吃饱饭穿暖衣,不会被冻饿而死。所谓爱民如子,不是嘴上说说书里写写,不是站在朝堂之上高唱颂歌,而是弯腰俯身,真正和百姓打成一片,真正知道百姓的疾苦,真正为百姓着想,不负我辈读书人之志向——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

    候平磐脸色一晒,想再反驳几句,却被叶木平抢白说道:“候相公,市井不比朝堂,百姓不比百官,市井百姓不管你官有多大,只管你是不是真心为他的生计着想。百闻不如一见,说一千道一万,百姓口耳相传才是官声。”

    皇上大为感慨地说道:“你可知道站在你面前的这些人都是谁?”

    杨官人扫了众人几眼,摇了摇头:“不知道。”

    “咳咳,小娃娃,他就是当今的皇上。”常关忙不迭上前一步,一本正经地对杨官人说道,“你有什么需求,尽管和皇上开口,皇上金口一开,定会保你荣华富贵。”

    “皇上?”杨官人不太相信地上下打量皇上几眼,“就是戏里唱的坐在皇宫之中大殿之上问大臣何不食肉糜的皇上?”

    “不得无礼!”常关怒喝一声。

    “哈哈,无妨,无妨。”皇上哈哈大笑,“朕可不是不知民生维艰的晋惠帝,朕也知道百姓耕田不易。”

    “皇上是不是金口玉言?”杨官人一点儿也不怕皇上,歪着脑袋,一脸期待。

    “正是。”

    “小民恳请皇上废除新法!”杨官人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有模有样地连连磕头,“我以前长在城中,要衣有衣要吃有吃,后来因为新法,爹爹借了官府的种粮,就变成了没衣穿没饭吃没房住……”

    皇上长叹一声,伸手扶起杨官人:“百姓之苦,朕之过错。夏知县,你有何话说?”

    夏祥向前一步,躬身说道:“皇上,杨官人所说属实。臣恳请皇上废除新法!”

    郑善、郑好也同时出列,齐声说道:“臣等也恳请皇上废除新法!”

    叶木平也趁机说道:“皇上,贫道出京,沿途多有流民,背井离乡全是因新法而起,恳请皇上废除新法。”

    金甲一拉见王,见王也十分识趣地说道:“臣也恳请皇上废除新法。”

    见王既然出头了,景王、庆王也就当仁不让地齐声说道:“臣等也恳请皇上废除新法!”

    “皇上,新法事关国体,不能轻易废除。”候平磐忙上前一步,担心事态失控。

    “皇上,新法不可废。”星王和云王也加入了反对废除的行列。

    “皇上,新法万万不可废除,一旦废除,不但前功尽弃,还落一个千古骂名。”崔象见事态突然大变,也顾不上许多了。

    皇上沉吟不语,过了半天才说:“夏知县,废除新法之事,是百姓的心声,还是只是朝堂之争?”

    夏祥从衣袖之中拿出一物,双手呈前:“皇上,民意似天民心如铁,请皇上明鉴。”

    “呈上来。”

    “是。”

    常关从夏祥手中拿过薄薄的一张纸,不知何物,周围众人也是面面相觑,纷纷猜测夏祥向皇上递交了什么。

    “这是什么?”皇上接过大小如手帕的一张纸,纸上印满了字,他惊讶地说道,“《元宣朝报》?朕早就听说民间有小报流传市井之间,却原来是这个样子。倒也有趣,朕还是第一次见到……”

    皇上的脸色凝重了几分,又看了片刻,脸上已经满是怒气,他猛然将报纸甩给候平磐:“候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