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二十七章 是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司马得意的摸着胡子,他这么多年纵横沙场,如何能输给一个女子?

    然,大司马没想到的是,宁渺萱竟然突然再次搭弓,不等他反应过来,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瞬间射出三箭。

    三箭连发,大司马急忙拽了身后的人去挡。

    “国子监,乃天下教化之首,如有不尊,以尺为戒。”

    天下教化之首,人们似乎都忘记了,无论是群臣还是王侯,若是行为有所不断,国子监祭酒皆有惩罚的权利。

    此时,祈羽睿的戒尺,在宁渺萱的手上。

    宁渺萱端着尺子,一步步的逼近大司马。

    一步,一步·····

    脚踏在青石板上发出的声音,很是生硬。

    大司马扬手一挥,“杀!无!赦!”

    忽然间,从四周涌出许多的大司马亲属军,将宁渺萱与国子监众生包围在其中。

    人数之上,足足有上千人。

    而宁渺萱身后,仅有国子监弟子几十人。

    可相比较而言,却是宁渺萱身后的国子监众生,面色平静,似乎面对的并非是刀枪无眼。

    “宁渺萱,朕念你是祈羽睿的遗孀,再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肯跪下,给朕行礼,朕便饶了你。”

    这一招,够狠。

    只要宁渺萱承认他了,宁致修,国子监,百姓,都得承认他是皇帝。

    然,宁小姐勾唇轻笑,望着大司马,道:“我,不跪拜权贵,金钱,无耻之辈。”

    “放肆!!!”

    大司马扯着嗓子咆哮一声,吼完,将手中的弓箭往地上狠狠一扔,“朕今日,就要拿下你这个逆贼!”

    身为刚刚谋反还没登基的逆贼,却口中一个一个别人是逆贼,宁渺萱心中很是鄙夷,却丝毫不畏惧。

    因为畏惧,一点用都没有。

    “我们不要新帝,我们不要新帝!”

    忽然,百姓中,不知是谁喊了起来,瞬间,所有的百姓便都喊了起来。

    宁渺萱扬眉,挑衅的看向大司马。

    他身后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百姓,若是杀了,便是毁灭性的灾难。

    “杀,朕,不要不归心的子民,杀!”

    一声令下,忽然,大司马身后便涌出无数的将士,手持长剑,朝着宁渺萱冲了过来。

    可突然,不知从何处,涌出无数的人,看身上的衣裳,竟是精武堂的人。

    只是,精武堂何时有这么许多人?

    百姓中,也有不少人脱了外衫,露出里面精武堂的衣裳。

    精武堂护在百姓前,拦住大司马的人,两相厮杀,分毫不见示弱。

    宁渺萱从怀中缓缓掏出一块玉佩,举起手来,冷冷的笑道:“你们,都那么想要平西宁家的军符?”

    “是宁家隐卫军!!”

    当初,太后和小皇帝不知道废了多少心思想要得到的东西,如今就在眼前,大司马眼睛都直了。

    那块玉佩,竟是祈羽睿曾经给宁渺萱的玉。

    任谁都不曾想到,当初平西侯竟然没有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的儿子和女儿,竟然给了外人?

    不过,要是平西侯知道祈羽睿会变成自己的女婿的话,其实应该早就给了,女婿也是自家人。

    但是此时,宁渺萱手中拿着这块玉,便是当初祈羽睿亲手交给她的。

    大司马傻眼了,谁都不知道平西侯留下了多少的隐卫军,也不知道他们的藏身之地。

    但是如今看来,这些隐卫军,竟然隐身于民间!!

    宁渺萱冷笑,“父亲一生忠心为国,早就知晓陛下和太后对宁家的忌惮,为了保全宁家隐卫军,便让他们大隐匿起来,若是有需要为百姓站出来的那一天,再听从号令,为百姓而战。怎么,大司马,你当我父亲戎马一生,与你一般无耻愚笨么?为君者仁,百姓和善。为君者劣,百姓则刚。天下,是百姓的天下。我今日既然来了,就没想过要走。你纵然有千军万马,可千军万马,也是百姓之子,百姓之父。”

    大司马的脸色瞬间铁青,他万万没想到,平西侯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但是想一想,毕竟征战多年,给自己留条后路也是正常。

    只是,没想到居然联合祈羽睿!

    大司马此时只能是奋力一战了。

    成,帝王之路坦荡。

    败,不过一死。

    “杀!”

    “百姓后退!

    大司马声怒吼,宁渺萱不甘示弱。

    刀剑之声不绝于耳,宁渺萱依旧手持戒尺,不杀人,只用尽全力去打人。

    天下,不是鲜血统治的天下。

    “宁渺萱,你以为,朕就这么点手段么?等朕的人马攻破长安,率军直入长安之时,便是朕登基的良辰。”

    大司马提着剑,绕开人群,逼近宁渺萱。

    宁渺萱轻轻一瞥,“是么?那么恭喜你。不过,大司马,我许是没有告诉你,我大哥,与我同行,只怕是你的人,到不了长安了。”

    率军伏击,宁致修必须在城外截断大司马所有的后路。

    宁渺萱所带的人并不多,她没有说,她已然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站在这里。

    祈羽睿一死,宁渺萱对万物万事都没有期盼。

    只是天下,不要是大司马执掌就好。

    缓缓举起手中的戒尺,宁渺萱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忽然,脚下用力,朝着大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