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23 憋坏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的,没有什么工人。

    “封了,不交钱,不许开采。”田野望怒哼,停下车,对着一片扳房区大声叫:“朱老板,朱老板哦,在不在。”

    一个人从屋子里走出来,手搭着凉棚看了一眼,应道:“田工啊,你怎么来了,上来吧。”

    “在。”田野望对李福根道:“上去,他这里有自酿的酒,搞一杯。”

    他这话让李福根听着好笑,应了一声,跟着上去。

    朱起亚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中等个头,晒得比较黑,身子壮实,只是神情有些憔悴,头发也有点长,乱糟糟的。

    他在上面等着,看着李福根两个,道:“派人来替你了啊?”

    “哪有这好事。”田野望摇头,道:“到屋里说,搞杯酒。”

    他酒瘾还真大。

    “行。”朱起亚对李福根笑了笑,引路进屋,屋里有两个女人,都不到二十,有一个可能只有十五六岁。

    “两个小嫂子。”田野望进屋就笑,那两个女人跟田野望也熟,对着他笑,看着李福根则好象有点怕生的样子。

    李福根明白是这么回事,朱起亚大老板嘛,别说在利比亚,就在中国,身家几千万美元也就是上亿人民币的,谁没有几个女人,社会现实就是这样,不稀奇。

    李福根也就笑笑。

    朱起亚挥手:“别在那里傻愣着,没见来了客人吗?弄几个菜出来。”

    “多放辣子。”田野望插嘴。

    朱起亚看一眼李福根,就挥手,那两个女人便去了另一个房间。

    “坐。”朱起亚请李福根两个坐下。

    “李福根。”田野望介绍:“纪委的干部。”

    “纪委的?”朱起亚眼晴猛力眨巴了两下:“还要查啊?不是说糊弄过去了吗?”

    “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田野望一脸的愤怒:“那些贼,都要揪出来,一个个的,全送到苦窑里去。”

    朱起亚就不吱声,只看了李福根一眼,拿了酒来,放好杯子,倒酒。

    他的态度正常,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他能赚这么多钱,首先就得送钱,就没有不跟官员勾结的商人,所以,他是不可能应和田野望的。

    “你那事,到底怎么搞?”

    田野望端起酒杯,一口干掉半杯,问朱起亚。

    “还能怎么搞?”朱起亚一脸苦相:“我又找了大使馆,那边说派个干事过来,呆会中午看能到不?”

    “大使馆也没什么用吧。”田野望道:“这边现在纯粹就是一帮子军阀,哪里会卖中国大使馆的帐啊。”

    “但我也只能找大使馆了啊。”朱起亚摊手:“还能怎么办?”

    田野望便也叹气,对李福根道:“李纪检,你看,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而且不是他这单独一例,这边好多这样的,光亚莱这边,然后再往西去,有不少中国商人,几乎都是这样的,也不止利比亚,苏丹啊,乍得啊,这样的例子数都数不过来,喊你来投资,那是一脸笑,真的投资下来了,立刻翻脸,就跟国内早些年那些小官僚一模一样。”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