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30.第630章 630 真火炼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羿立登上战车,双眉不由微皱。

    这个细微的动作,看在魏崇阳的眼中,心头不由更加沉重。

    羿立!这个便是当日被训练到想逃跑时,也没有流出皱眉的神情,这可真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是一种无法忍耐才会流露的神情。

    早知道,就不该让他如此深入始穴战场。

    魏崇阳在后悔中,带羿立回到了大营。

    战车刚刚落地,属于玄奇武院第六峰的营门处,已经站着几名从服装判断,并不属于第六峰的武者。

    “第一峰小武帝陈艾城,讨教第六峰羿立。”

    五名身形各异的武者之中走出身材最为高大的人,他的话音还在空中回荡,又有一个胖子走了出来。

    “第二峰小武帝朱见峰,讨教第六峰羿立!”

    “第三峰小武帝黎民泰!讨教羿立……”瘦似竹竿,没几两肉的武者,让人很难相信这是第三峰的小武帝。

    “第四峰……”

    “滚!”魏崇阳那充满愤怒的咆哮,淹没了第四峰小武帝的自报家门。

    几名小武帝那倨傲的神色同时变得凝重,始穴战场挑战这种事情几乎天天都有,怎么这位峰主大人面对门下弟子受到挑战,会如此的暴躁。

    付青虹走下战车冲着众人挥了挥手:“都散了吧,今天的羿立不适合出战……”

    几名小武帝相互交换着眼神,居然又是一名踏入王者境的武者出面,来阻止这次的挑战。

    “魏崇阳,你终于敢再次前来始穴战场了?你居然也有资格踏入太虚境?”

    充满敌意的音传入众人耳中之时,大家眼前也已经多了一位身高两米,拳大腿壮,如同野兽的汉子。

    第三峰峰主!杨明英!

    不少人第一时间认出了来人。

    付青虹看着兴致不高的魏崇阳轻声叹气,若是换做平日,这登上太虚王台的进境,足够老魏在始穴战场吹上一年半载,只是喝酒开宴席,恐怕都不会少上一个月。

    太虚王台!只有真正到达这个境界的人,才能够知道它是多么艰难,有多么奇妙的一个境界。

    如今!面对杨明英!魏崇阳居然连反击都懒得反击!那可是他的死仇!若非有院主压制,双方早已经刀兵相见!

    即便有院主压制,两峰的弟子也从来没有真正消停过。

    第三峰跟第六峰武者之间的冲突,几乎每一天都在发生,轻则受伤,重则闹出人命。

    “我听说你带了个新弟子来?怎么?也号称什么小武帝?这个名号可不是谁都能叫的。”杨明英面带着看似豪爽的笑容,走近第三峰小武帝黎民泰身旁说道:“小子,有人也叫小武帝,你能忍吗?”

    “不能!”

    黎民泰消瘦的脸上流出倨傲神色,背后八座气门适时的全部绽放耸立虚空,一波波战意混合着沸腾的真气缓缓散开。

    一股冷寒的气息化为龙卷,由魏崇阳的身上陡然升起,黎民泰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几名年轻小武帝也同时后退。

    围观众人惊得心头狂跳,这第六峰的峰主要做什么?刚刚的龙卷,并非是什么真气形成,而是老峰主单纯释放的杀意!

    无形的杀意,化为有形!

    这就是太虚王台的力量吗?

    杨明英带着几分嘲讽的笑容被阴冷取代:“姓X的,输不起就滚!欺负小辈算什么本事……”

    “欺负?”魏崇阳缓缓抬头,满目杀意!

    “老魏……”付青虹抬手搭在魏崇阳的肩上轻声劝慰:“算了……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算了?魏崇阳缓缓闭目算了!先救治羿立再说!

    “想走!”杨明英身体横阻战车:“没问题!只要让你带来的人,去掉小武帝封号……”

    “滚!”

    “滚!”

    同一时间,魏崇阳跟战车齐声咆哮出了同样的怒吼。

    谁?魏崇阳不由一愣,回头看向战车,自己喊滚,怎么还有人喊滚?

    羿立!

    付青虹暗暗撇嘴,刚刚那一声咆哮是羿立吼出来的?这小子行啊!敢对太虚境的王者喊话?只是从胆量豪气方面来说,老魏看上他,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杨明英面色铁青,身为太虚境的王者,居然被小辈这样斥责?

    “好好好!很好!”杨明英连连重重点头:“黎民泰!给我废了这小子!谁敢阻拦!老子就跟他拼命!”

    “拼命?”

    盛怒之下的魏崇阳迈步就要上前,却感觉肩膀被人用手再次按住。

    “青虹,带羿立走。”魏崇阳双目死盯杨明英,浑厚而低沉的声音充满杀意:“老子今天心情不好,谁找事,老子杀谁!”

    “峰主……”

    羿立的声音在魏崇阳身后响起,才令他发现搭在肩膀上的手掌,并非是付青虹的,而是羿立的。

    “你跟这人有仇吧?”羿立迈步同魏崇阳并肩而立的说道:“这人跟你打起来,恐怕需要很久分出胜负吧?咱们没那么多时间耽误,让我来吧。不就是一个第三峰小武帝吗?早晚我都要把这些人都给扫了。既然撞上了,那就现在吧……”

    “可你……”

    “峰主,踩死一只蚂蚁而已。”羿立摆了摆手阻止魏崇阳继续说:“又不废什么力气。很快的,你跟青虹姐姐在一旁稍等……”

    青虹姐姐?付青虹笑了,这小子!我喜欢!

    “峰主大人……”黎民泰扭头看向杨明英:“我能杀他吗?”

    简单的问话,充满了无尽的杀机。

    刚刚羿立跟魏崇阳的对话,那可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楚,那近乎是赤裸裸的侮辱!

    在始穴战场的八门境武者中,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黎民泰说话!便是其他顶着小武帝名头的人,也没有说过如此的狂话!

    “杀掉就是了。”杨明英耸动着肩膀,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这人啊!总要为自己的猖狂,付出代价。”

    其他几名小武帝同时向后倒退三步,给两人让出足够的作战空间。

    羿立眉头轻锁的对几名武者小武帝说道:“你们退什么?一起下场好了!一个也是打,一群也是打……”

    “找死!”黎民泰闪电一步跨出,拳臂贯通,似升天神龙撞向羿立面颊。

    他八门全开一步留下数道残影,拳压打的虚空近乎破碎,宛如千百头牤牛咆哮呐喊,不只是八门的修为极近升华的地步,便是拳术也练到了浑然天成的一步,一拳击出让人不敢后退,若是回避,便会遭受到连绵不断的攻击。

    羿立咳嗽着把拳头扬起,背后五座气门全开,强行提用真气令他的面颊有些苍白。

    抬臂,出拳……

    简单到小孩子打架一般的程度,比起黎民泰的霸气刚猛,羿立的拳头实在平凡到了毫无看点的程度。

    就是这样的一拳,却令几名太虚王台高手面色齐变!

    “民泰!退……”

    杨明英喊出的声音还在咽喉处翻滚,小武帝黎民泰的拳头已经结实的砸在了羿立的拳面之上……

    赢了!黎民泰心头泛起些许得意,这一战打的太简单了!第六峰的小武帝,就这水准吗……

    念头在黎民泰脑海中闪现的刹那,剧痛!将闪现的念头瞬间击碎!

    咔嚓!

    黎民泰的拳臂先是骨头碎裂的炸响,随后快速扭曲的好似软皮蛇,贯充在其中的真气分崩碎裂,后续真气如决堤长河四处溃散。

    砰!手臂陡然炸开,漫天血肉乱飞乱溅。

    蛮横的拳劲将黎民泰打的飞起,武极归元的力量顺着伤口杀入体内彻底爆发,他的身体在空中彻底炸开,变成一堆血肉碎块。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的时间非常短暂,比天空划过的闪电还要迅疾!包裹在拳头上的真气,都没有发出碰撞的激爆声,便被武极归元的力量给彻底碾压淹没。

    刚刚火热的场面,一下子陷入了死样的冷清。

    几名小武帝注视着天空飞溅的碎肉跟鲜血,纷纷到吸着凉气,都能够感觉到冰寒气息顺着尾椎直达后脑,各个庆幸之前没有像黎民泰那样强势挑衅。

    “咳咳……”

    羿立的咳嗽声打破了场上的安静,同时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付青虹美目惊芒连显,第三峰八门境的小武帝黎民泰,还是很强的!居然只是一拳……怪不得老魏会如此重视羿立!八门五期……那气门便是武体的气门也比不上吧?

    或许武体的气门,有特殊的异门!但,羿立这个完全可以依靠纯粹的体积,就将对方给碾压了。

    一个身体有病的八门五期武者,将一名八门巅峰的武体武者给打爆了?众人张口结舌,不知该不该相信自己看到的情况。

    “几位,也是为了小武帝这个称号来找在下的吗?”羿立停不了的咳着,那病怏怏的样子,让人几名小武帝完全无法张口回应。

    人家身上有伤,还这样生猛,若没有伤。

    “第一峰八门境,不再有小武帝。”陈艾城拱手抱拳:“来日八桥神境见,那时我会拿回小武帝称号。”

    陈艾城话音未落,其他小武帝也都抱拳表达着相同的意思。

    因为知道陈艾城等人前来挑战的其他围观者,这时间再也无法淡定了,玄奇武院始穴战场大家争夺多日的八门第一人,居然被这新来的受伤菜鸟,一拳给震慑的无人敢回应。

    “老人家,不好意思……咳咳……”羿立抬手捂嘴,面上没有半分抱歉,眼中尽是挑衅目光的看向杨明英:“刚刚力道用重了,把您的弟子打成了碎块。我还有事情要做,就不帮您玩拼图游戏了,麻烦您自己慢慢拼。”

    魏崇阳僵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暖笑,他脸上的冰寒不知在何时全部转移到了杨明英之前那张得意的脸上。

    付青虹丝毫不给面子的当场笑出声来,一双藏星的眸子笑成月牙,心中更是感慨无限,这年轻人不仅仅只是战力强势,更令人佩服的还是心态!

    “小畜生……”杨明英齿缝中挤出的声音透着冰寒:“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羿立调动真气压制住体内始化的根茎,耸动着无所谓的肩膀:“你想动手找我麻烦,那得问我们峰主大人是否同意了。当然……若你把修为压制到八门五期来跟我打,我很乐意奉陪。谁提升修为,谁是孙子!”

    挑衅!八门武者挑衅太虚王者!

    众人用整齐的期待眼神看向杨明英,很想看一下这位太虚王者压制到八门境的战斗。

    压制修为?杨明英眉角连连抽跳,若是魏崇阳开口说这样的话,自己才不惧他!同等修为就同等修为!

    可……杨明英不得不承认,这个始穴战场的新人菜鸟,被几名小武帝拱手相让称号的年轻人,就是一个怪物!

    这魏崇阳是从哪里找来了如此怪物?杨明英面色铁青,却不接羿立的挑衅,只是死死盯着羿立的胸口伤患处。

    “始化?”杨明英眉角斜斜高挑,心中暗惊,这小子并非什么武体,却能够得到始物自伤本源的始化?

    短暂的惊讶,杨明英脸上很快浮现出了笑容,始化已经到了这般田地,这小子是没可能逆转了!他……死定了!很好!他这小武帝的名头也拿不了几天!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他也活不下去了。

    “笑什么?以为我活不下去了是吗?”羿立回到战车盘膝而坐对抗始化:“不过是再创造一个奇迹而已,有什么难的?我几年前开始练武,到今天已经八门五期,哪一段经历拿出来不是奇迹?始化而已……”

    几年前开始练武?杨明英脸上的笑容凝固,这怎么可能?他若是几年前开始练武,根基都没有办法打好吧?

    不对!前些日子十日升空!杨明英面露豁然,双拳不由握紧,眼睛里的笑意开始化为贪婪,这小子定然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奇遇!几年前练武到今天,就有如此能力!那若是我得到这奇遇,或许我……可以成就武帝!开创全新皇朝!立下新的道场!

    “走吧,咱们再创造一个奇迹。”魏崇阳给战车指引了一个方向,对羿立说道:“没必要跟这种人废话。”

    羿立沉默盘膝,在众人注视下缓缓进入到了房间大营之中。

    “可惜,如此年轻的英杰,居然被始化了。”

    “是啊!陨落的太早了!”

    “玄奇武院历史上最快适应始穴战场的人吧?居然这样陨落……”

    众人在低声的交谈声中散去,留下大量的惋惜之情。

    羿立进入大营,在魏崇阳的安排下,很快来到了一块特殊的石台上,繁奥的文字组成了奇怪的阵法,千百条真气好似细线一般扎入到他的体内,阻止着始化的根茎,分解着始化的根茎。

    魏崇阳跟付青虹还有林长治三人端坐在石台外,身后各自浮现出不同的王台虚影,它们散发着一股异样的味道,距离稍近便会感觉自己好像不是站在现在,而是站在过去,曾经的太古之前,太虚的时代。

    羿立的双眉跟三大高手一样,紧紧的所在眉心处,这古怪的石台,显然是玄奇武院这些年为对抗始化创造出来的产物,端坐在这上面,比起在战车上的情况有了很明显的好转。

    始物的扩散速度变慢了数倍,只是……被粉碎的始物很快会再次凝聚,好似无休无止,身体在两股力量的对抗下,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这样下去,始物没有被消灭前,身体早就垮掉了!

    羿立开始明白,为何历代被始化的武者,最后都没有扛过始化逆转,这种压力便是自己也难以承受,身体会急速的疲惫,好似有千把战刀要将人分解。

    噗!羿立忍不住向外吐血,毛孔不知何时也早已经渗出血珠,整个人好似从血池中被人刚刚捞起。

    “羿立的身体到极限了,需要停一下了。”付青虹收力的同时,林长治也在收力,两人同时抬手擦汗,这样的治疗不只是对羿立有着很重的负担,对其他人的负担也一样极其巨大。

    “老魏……”

    林长治发现魏崇阳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依然催动着太虚王台,分出更多的细丝真气涌入羿立体内,绞杀着始化根茎。

    “老魏你疯了吗?”付青虹上前抓住魏崇阳的双臂喝到:“羿立这次治疗能挺到如此长时间,已经是破纪录了!这是纪录时间的四倍!你再继续下去,不只是羿立扛不住,你自己也扛不住,你的太虚王台都可能不稳,跌落……”

    “现在停?再分次分批治疗?那只能帮羿立多延长几天寿命而已,到最后还是会死。”魏崇阳双眉锁死,额头已经开始见汗:“还不能停!羿立创造了那么多奇迹,这次也一定可以……”

    噗!

    羿立张嘴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晕厥倒地。

    透支!强如羿立,这一刻也终于无法支撑,晕倒过去。

    “没事!羿立还能撑得住……”魏崇阳近乎陷入魔障,真气依然不停送入石台之中。

    “够了!”

    付青虹一拳打在魏崇阳的脸上,将他打的飞出百米距离,唇角见红:“老魏……”

    魏崇阳坐在地上,眼神有些呆滞的看着地面,一瞬间好似苍老了百岁!

    “我有一个孙子……”魏崇阳用喃喃的声音打开了话匣子:“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有一个孙子……”

    “严格说,我有不止一个孙子,运气好的甚至遗传了我的武体,更是被道场选中,加入了五大道场,听说还是一名年轻天骄。”

    “我运气不好的,没有遗传到武体的孙子,我没有一个喜欢的。直到,我有个孙子死掉了……”

    “一个非武体,很少跟我交谈的孙子,甚至他学的武道,都并非来自我的流派,身上除了血液是遗传了我,几乎找不到任何一点我的烙印。”

    “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他在六锁五期的时候死了。如果不是武院的工作人员,我甚至不记得我有这样一个孙子。”

    “当尸体抬到我面前时,或许是因为见过太多生死,我并没有什么感觉。直到……”

    “我看过他的日记后……”

    “他全部的宝贝,就是一块拓影石,可以将平日里修炼时的景象纪录下来,回头观看时从中找到自己的不足。”

    “拓影石的内容很枯燥,就是练武练武再练武。”

    “我就那么看着,静静的看着。最后,这些影像就永远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无论我忘记什么,都无法忘记这个。一双充满坚定方向的眼睛,不知疲惫的修炼着最枯燥的武道,直到……将自己练死。”

    “羿立的眼神跟我孙子的眼神不同,可当我看到他时,就能想到死去的孙子……”

    “我看到的,是我孙子的眼神,透过我的大脑,借助我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