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四七七章 霸王别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深秋的末尾,劳绕拉这座位于南太平洋风景如画的孤岛,满载着山峦叠影、鸣笛扬帆的诗情画意,在这里举行婚礼真是无比浪漫的事情。

    裴砚晨走下缆车就看见环绕着悬崖的玻璃围栏,这片被人工开垦出来的巨大平地真是坐拥无敌的风景,林荫成片,海蓝无涯。

    白色的现代简约别墅镶嵌在这高耸的山巅之上,真如同天上人间。

    别墅前方的草坪上坐了不少人,但还是显得很空旷,上方五颜六色的气球增添了一些热闹气息,像是一片彩色的云,不远处还有一栋的在阳光下泛着彩虹色的玻璃建筑,能看见里面的空中花园,平添了无数的科幻感觉。

    在后面是果园,爬满绿色植株的藤架上全是沉甸甸的紫色,在往另一边去有香蕉树,有芒果树.....然后就是一览无余的晴空,中间有白色的云在缓慢的移动。

    一切都很美,风景很美;婚礼现场简约而雅致,充满了欢快的气氛,也很美;站在不远处穿着白色婚纱的苏虞兮,如同渺茫天际唯一飘着的一朵云,更是极致的美。

    相比常年阴天显得格外寂寥的汉诺威,这里的天气真是好的令人嫉妒。

    裴砚晨表情冷硬如悬崖下顽固礁石,她沉默着跟着许沁柠朝着婚礼现场走去。

    她来,并非为了祝福.....

    她要终止婚礼,也并非为了嫉妒......

    ——————————————————————

    站在草坪边缘的苏虞兮从来不相信第六感这回事,她只相信科学的分析,有逻辑的推理,但在这一刻,她忽然涌起了一阵强烈的不安,苏虞兮拨弄了一下头纱,低声对着泉佑璃道:“可以开始了.....”

    泉佑璃有些不解的说道:“柠姐.....马上就走到了,不等她吗?”

    苏虞兮斩钉截铁的道:“没关系......开始....”

    泉佑璃“哦”了一声,连忙向着程晓羽挥了挥手,但程晓羽却仿佛失了神一样的双手软绵绵的搭在键盘上看着裴砚晨和许沁柠来的方向。

    不得已的泉佑璃只能大声喊道:“音乐!音乐!”

    听见了泉佑璃在呼唤的常岳立刻碰了碰有些魂不守舍的程晓羽,程晓羽这才回过神来,不管多么不舍,多么歉疚,他都必须开始弹奏,他没有选择。

    程晓羽闭上眼睛,有些僵硬的指尖碰触到了冰冷的琴键,神圣的见证幸福的最美乐章,在他的黑白色起落之间开始流泻,一旁的常岳他们开始也开始合奏,站在苏虞兮身边的成秀晶和裴秀智拉响了喷彩花筒,顿时无数的彩色纸屑像密集的雨一般从天空纷纷扬扬的洒落了下来.....

    穿着红色定制旗袍的周佩佩,没料到这么快就开始了,她还以为要等许沁柠过来,听到音乐声响立刻走上前去拉住了苏虞兮的手,刚准备说话,苏虞兮就带着她向前走,迫不得已的周佩佩只能闭口不言,迈步和苏虞兮平齐.....

    接下来并不是万众期待的幸福时刻,令所有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裴砚晨突然快步的走了过来,如海风一般越过了观礼的人群,如礁石一般双手伸直拦在了苏虞兮的面前,面容冷峻的盯着苏虞兮的眼睛说道:“等等.....”

    周佩佩表情惊愕,她知道程晓羽多少都会在外面惹了些风流债,但没有想到会有人过来大闹婚礼现场,并且这个人还是许沁柠带来的.....

    音乐随着程晓羽的停手戛然而止。

    站在不远处的许沁柠看到这一幕表情复杂。

    苏虞兮并未曾望向许沁柠的方向,只是面带寒霜,冷冷的说道:“裴砚晨,如果你是来参加婚礼的,我欢迎,但如果你是来闹事,别怪我无情。”

    听到苏虞兮蕴含着凌冽杀意的话,裴砚晨不为所动,在一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道:“我有几句话私下跟你说,说完了我就走。”

    这时候程晓羽从钢琴边站了起来,匆匆的朝这边走了过来,等到了裴砚晨旁边,他面色有些难堪和尴尬的说道:“学姐,有什么事情,等我婚礼办完了再说.....我知道....”

    裴砚晨转头看着神色有些紧张和惶急的程晓羽打断他道:“晓羽,不关你的事,这是我和苏虞兮的事情,我说了我只是有几句话要单独跟苏虞兮说,说完了我就走。”

    程晓羽没有想到会获得这样的回答,有些错愕,面色阴晴不定的看了看苏虞兮和裴砚晨。

    整个婚礼现场一片寂静,任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狗血的剧情。

    苏虞兮和裴砚晨都是性格冰冷且坚硬的人,不过裴砚晨的冰冷坚硬是巍然屹立的山峰,而苏虞兮的冰冷坚硬则是广袤虚无的天空,一个骄傲顽强的向上挺立,一个天生俯瞰世界,强悍到无需辩白。

    此刻两人静默对峙,如青山直刺青空。

    苏虞兮沉默了片刻,提着裙子转身向别墅内走去,边走边道:“楼上说。”

    裴砚晨跟上。

    程晓羽双手捏成了拳状,有些不知所措。

    周佩佩微微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两个人的背影,直到她们消失在楼梯的转角。

    —————————————————————————

    苏虞兮提着裙子走上了三楼平台,一侧是长方形的的泳池伸出了房屋,悬空在悬崖的上方,一侧是浅白色的户外地板铺就的天台,上面摆着两把没有撑开的深蓝色阳伞和两把躺椅以及一个小圆桌。

    太阳在她们头顶高悬,似乎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云层层层叠叠的像是海浪延伸到了海天相接的地方,中间有双翼轻擦白浪灰色海鸟来回滑翔,向上是寥廓无边,向下也是寥廓无边,让人分不清天与海,满目皆是苍海。

    腥咸的海风将苏虞兮的头纱掀了起来,登上了天台的裴砚晨秀发也被吹的凌乱飘飞。

    苏虞兮回头看着裴砚晨道:“说,你为什么不遵守约定。”

    裴砚晨看着苏虞兮开门见山道:“我并不想毁约,但你必须阻止你和程晓羽结婚,只要你答应我绝不和程晓羽结婚,我马上离开。”

    苏虞兮冷冷的说道:“我不能答应。”

    裴砚晨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道:“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

    苏虞兮看见了信封上印着一串英文——“The Baltiboratory”,她的目光在这个白色的信封上凝滞了片刻,随后她抬起头冷冷的盯着裴砚晨的眼睛说道:“别威胁我,你会付出你承受不起的代价。”

    裴砚晨毫不示弱的回看着苏虞兮道:“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不会让晓羽做他会后悔终生的事情。”

    此时两个人的视线如同交响乐中不同的声部一般,在空气中发出了激烈的碰撞,交织在一起。

    一个的主题是毁灭。

    一个的主题是救赎。

    两个人的眼神里都蕴含着浓墨重彩的、铿锵激越的执着,渐渐的这视线的对峙和角力如同血色弥漫,将气氛晕染的危险起来。

    苏虞兮道:“我们不需要你故作清高的救赎,我们的信仰能够让我们抵达彼此的内心,其他的一切光与暗,对我们来说都不重要。”

    苏虞兮一字一句的说道:“卑微也好,错误也好,堕落也好,千辛万苦,甘受不辞。”

    裴砚晨也一字一句的回敬道:“你不能以欺骗——面对你的信仰,面对整个世界,面对你爱的那个人。”

    “裴砚晨,我不要让我没的选。”她语气像是锥子一样锋利。

    “苏虞兮,你别执迷不悟,程晓羽和谁结婚都可以,但不能是你。”她的语气像是石头一样冷硬。

    苏虞兮忽然横手握住一侧没有撑开的阳伞,飞快的将不锈钢伞把从底座中抽了出来,然后握着修长如骑士枪一般的阳伞朝着裴砚晨抡去。

    裴砚晨竖起胳膊格挡了一下,顿时被苏虞兮打的身体晃了两下,幸好阳伞并不是刀,要不然这一下,她才好了没多久的左手一定彻底废掉。

    裴砚晨闷哼了一声道:“只要你放弃和程晓羽结婚,我什么都不会说。”

    但苏虞兮并没有答话,也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又是一下,快准狠的朝着裴砚晨的左臂奔袭而去,裴砚晨无奈只能闪开,然后迅速的避到另一把阳伞处。

    苏虞兮迈步向前,伞势不减,在风中划出猎猎的声响。

    裴砚晨赶紧将双手握住伞把,也来不及抽直接推着格挡,一声沉闷的响,阳伞在底座中摇晃,震的裴砚晨的虎口疼痛,见苏虞兮又是一下跟了过来,裴砚晨立刻猛的将阳伞从底座中抽了出来,挥手格挡,漆着白漆的底座在木地板上旋转了两下,发出了噗噗的声响。

    裴砚晨仓促之下又被打退了几下。

    穿着洁白婚纱的苏虞兮手持蓝色的阳伞,她轻盈的迈步,将阳伞向裴砚晨刺去,凛冽的阳光下,白色头纱被海风吹成了白色羽翼,鸢尾婚纱的圆形裙摆在空气中拖出了漂亮的弧度,不锈钢伞尖在阳光下寒光闪闪。

    如同女神下凡。

    裴砚晨稳住身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