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废后赐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如果没有切身体会到,百里秋水从来不知道,人活一世,竟然还可以尝到这样的屈辱与痛苦,她头上沉甸甸的九尾凤钗还没有戴习惯,就已经被人硬生生地撕扯了下来

    血一滴一滴的顺着她的脸颊流淌,那是凤钗在被人连同她身上的凤袍一同扯下时,在她的额角留下的粗暴伤痕。

    听到太监一字一句地宣读自己的罪状,看着雕龙堆珠的龙椅上,那冷眼看着自己的男人,百里秋水先是愣怔错愕,随即满脸愤怒,再到最后,唇角斜斜挑起,满溢着怒火的冷笑声从喉咙当中飘出的一刹那,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宇文易!我对你当真不忠么?!这七年在你身边,你扪心自问,我可有对不起你?!”百里秋水唇角上挑,像是在笑,可面容却被那滔天的怒火给扭曲成了一副丑怪狰狞的模样,“七年了!我尽心尽力辅佐你,光是为你挡下刺客的暗杀,就有整整三次!三次!”

    “第一剑,刺在了我的肩膀上!你不记得?!第二支毒箭,钉进了我的后背,我险些命丧黄泉,你也不记得?!”百里秋水死死咬住唇角,“那最后我替你挡下的一剑,你总该记得了吧?!”

    “那一剑,足足没入我腹中三寸,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的第一个孩儿啊!”百里秋水踉跄几步,哈哈大笑,眼泪却从已经扭曲了的脸上汹涌而下,“就是因为那一剑!我失去了我的第一个孩子!”

    “你当时如何许诺我的?!你曾对天起誓,只要我百里秋水活在世上一天,哪怕没有子嗣,可你只要做一天的皇帝,我就必定是空明的皇后!可现在呢!?”百里秋水手指颤抖着抬起,像是一柄尖尖的长矛,锐利地对准了那目光阴冷,面无表情的男人

    “现在你贵为帝王,可我却要被你以莫须有的罪名赐死!呵,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么?!你要除皇后,废太子,不就是为了百里伊人,为了我这个将你迷晕头的好姐姐么!我只是没想到,她只是刚刚怀有身孕,你就会这么等不及!宇文易,你当真对得起我们母子!”

    宇文易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却是一抹若有若无,却足以让百里秋水彻底死心的阴鸷冷笑,从那口中说出的话,更像是一支锈迹斑斑的铁钉,硬生生地敲进了她的心

    “莫须有?你贵为皇后,应当母仪天下,可你却连伊人的女儿都容不下,竟下毒杀死了朕无辜的小女儿,像你这种蛇蝎心肠,双手沾满血污的女子,如何配做朕的皇后?!你的儿子,又如何配做太子继承大统?!”

    “那她就配了么?!小公主到底是怎么死的,她这个母妃怕是再清楚不过!”百里秋水怒瞪了一双眼眸,含血的目光尖锐地迫视着那坐在他身边的华衣女子百里伊人,“我念你是自己的嫡姐,对你一忍再忍,步步相让,可你却不惜要伤害自己的女儿,也要把罪名嫁祸到我头上!”

    稳坐一旁的百里伊人,眉心微微一紧,倾国倾城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不忍,纤细嫩白的手掌轻轻挽住宇文易的手臂,在他的耳旁呵气如兰,“陛下,可否看在臣妾的面子上,只除了她的后位,不要将她赐死?”

    百里伊人轻叹一声,眸中已经是泪光点点,“小公主她……臣妾只当是她和自己没那个母女缘分,人死不能复生,陛下还请收回成命吧。更何况陛下自从动了废后的念头,朝中就有不少重臣极力反对,要是引起君臣反目,事情恐怕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了。”

    宇文易面色不改,眼底的寒光却越发凛冽了,最终,他冷冷地凝视着百里秋水,沉声道:“谁都不必再劝了,朕心意已决!”

    百里伊人面上做出一副怜悯神情,眼底却涌动着一丝压不住的冷笑。她对宇文易的心思再清楚不过,除了对百里秋水的厌恶,他对她还有着忌惮。

    在辅佐他上位的这七年,百里秋水的身边也在无形当中凝聚了一股势力,这势力对她这个皇后越是忠诚越是拥护,他这个皇帝就越是忌惮,也就越容不下她的存在。

    这时候,她只需要稍稍这么一提点,百里秋水她就躲不过这一个死字!

    宇文易轻一抬手,立即就有侍卫上前,将百里秋水牢牢地钳制住。

    “好,好!百里伊人,你想要这后位,姑奶奶暂且让给你!可你们最好记住,哪怕化作厉鬼!我也要向你们讨回欠我的血债来!你们现在联手把我踩进地狱,也就别怪我从地狱里面爬出来时一口一口啃光你们的血肉!让你们碎尸万段!不得好死!”

    一旁的老公公冷笑一声,摇摇头,“娘娘,您怕是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呢,陛下的旨意里头可是说明白了要以缸刑赐死呢。”

    缸刑!?百里秋水被鲜血染红了的双眸猛地一震,随即用力啐了一口“宇文易!你想让我的灵魂永世不得超生!那我就如你所愿!我将化作厉鬼,日日夜夜缠着你们!让你们统统都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