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太后败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灯笼的光再亮,也是昏黄的颜色,在这昏黄之下,没有人看的出太后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她的唇角因为太过用力地抿在一处,而有些微微颤抖了起来,她言辞冷厉地斥责着那卑劣的小太监,但已经彻底豁出去的小太监,思维却越发清晰起来。

    面对着太后的斥责,他只是硬着头皮,颤声道:“太后娘娘您也不必狡辩了,今天让奴才在五殿下酒水里面下毒,之后污蔑到八殿下身上的人,不就是您么?您这一箭双雕,利用奴才除去了五殿下和八殿下,最后受益的人除了六殿下还会有谁?”

    “掌嘴!来人!给哀家狠狠掌嘴!”太后气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给哀家狠狠地打,打这个口无遮拦的刁奴!”

    “太后娘娘,您先别急着生气。”百里秋水微笑着走近一步,“王爷的人,现在已经去到各处查看了,倘若您是被冤枉的,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半会呢。等王爷的人回来了,拿到证据了,到时您再处罚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刁奴也不迟。”

    拿到证据,他的人会拿到什么证据,难道她会想不出来么!?太后已经咬牙切齿了起来,她根本没有想到,她的计划竟然会被一个不起眼的下贱奴才搅乱!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阴沟里翻船!

    太后那布满皱褶的手紧紧地攥紧了起来,又是这百里秋水,又是这轩辕晟睿!难道当真是老天爷给自己的报应?自己亏欠了董素馨,所以董素馨的儿子就来报复自己了不成?否则,为什么每次都是他们,每次都要栽在他们两个手里!

    已经不知道多少年,太后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感受了,就像是在暗处有一柄寒光凛冽的匕首,正在一个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对准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狠狠刺下……她的掌心里浮现出了一层薄薄冷汗,她贵为太后,是此时此刻最为尊贵的人,可她却有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恐惧之感。

    在这尚且寒冷的深夜当中,众人等候在这里,却没有人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耐,更没有人敢提出半分异议。就这样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轩辕晟睿的人才快马加鞭地赶了回来。带回来的一切,对于太后来说,都是一把把悬在头顶的刀。

    小半瓶残存的毒药,在太后的懿华宫中被搜出,而轩辕明德的住处,的确也没有发现班半点同兵权有关的虎符印记。网若只是轩辕明德处没有被搜出也就罢了,懿华宫里面也没有搜出任何同调动兵权有关的东西。

    此时此刻,在这两个宫中没有搜出任何东西,对于那小太监来说,便是最好的证据。等候在这里人已经隐隐开始了一丝细微的骚动,轩辕晟睿摆摆手,示意自己的亲信退下,“太后您不是矢口否认这刁奴的话么,既然他说的都是假的,那您是不是应当解释一下,那六皇子原本的兵权是去哪儿了?”

    太后毕竟老成沉稳,冷冷斜睨一眼轩辕晟睿,“先别急着审问哀家,这蒙正上下,谁不知道你安王爷同玄瑞的感情甚笃,你的人去搜查,搜出来了什么,搜不出什么,难道不都是由你这个做主子的说了算么?”

    “太后这意思,看来是在质疑本王了。”轩辕晟睿笑了笑,“的确,这次是本王疏忽,没有来得及告诉您,本王有父皇手谕一封,上面写明,无论将来由谁继位,本王都有着辅佐和助其决断的权利。这手谕是先前父皇病重时交给本王的,本王认为一时半会都是用不上的,也就从未跟谁提起过。若您心中仍有疑虑,本王现在便可以命人将那手谕取来。”

    这次不只是太后,就连甄后的面容也是迅速一变。他既然有这底气说出来,手谕一事就必定是真,只是他们没想到,皇上在病重的时候,首先想到的竟然也是这轩辕晟睿!他留下那手谕给他,就等于是给他多了一道保命符。

    幸好他对皇位从不感兴趣,否则……姑且不论轩辕晟睿他自己究竟有几分本事,但是凭借皇上对他的这份宠爱……其他的皇子,哪里还会有丁点希望!?甄后压了压眉心,悄悄看向轩辕无顺,不易察觉地轻轻摇了摇头。

    太后这次本想着一箭双雕,可现在看来,她自己今天恐怕都要自身难保,至少在今晚,站在太后一方,替她说出任何一句话,都是极其不明智的。能够保下太后的几率不大,反倒还容易将自己也牵扯其中。

    太后瞠目结舌,犹如当头被人重重一击,但她却竭力令自己保持沉稳,“那又如何?”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