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新书情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想通了这点,刘铭不仅不退,而且还跨前了一步。

    龙菱宝玉之中,龙菱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刘铭生命气息的流逝。

    可是,现在龙菱已经被刘铭困在宝玉之中,什么都不能做,唯一能做的,只是一声声的哭喊。

    无济于事!

    刘铭的肌肤开始崩碎,如同就摔在地上的瓷器。

    刘铭的骨骼开始断裂,就好像风干的石头。

    刘铭的真灵化作点点星光,随风而逝,直至完全消散。

    刘铭的魂魄还在苦苦支撑,玄铁棒依旧伫立在前,始终没有后退,和他的魂魄一样。

    灵通王也不好受,他也开始风化,但远远没有刘铭那么严重,只是这一战过后,不修养个十年半载,是没有办法恢复了。

    不过没有关系。

    几百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十几年。

    灵通王再次发动帝王印,要结束刘铭的负隅顽抗。

    他与刘铭接下的仇怨,不可化解。

    刘铭斩了他麾下三大将,还坑杀了他几十万阴兵,要是让他或者,那么自己王者尊严何在?

    日后又如何统御一界?

    帝王的颜面,看得比谁都重要。

    即便他目前只是灵通秘境的王,那也是帝王。

    “萱儿,恐怕我回不去了,好在孩子的名字我已经想好,写在信笺上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怀上。”刘铭没有放弃,但心中不禁苦笑。

    这一战,自己恐怕要栽在这里了。

    “菁菁,对不起,说好让你做嫁衣,回去之后就娶你的,现在怕是不成了。”

    “南溪,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好想摸一摸你的大长腿啊!”

    “段清彩,你这个三八,自己弟弟被你宠成混蛋,你还反过来要对付我,要是被我遇到,屁股都给你抽烂。”

    “方善师姐,想念你的温柔体贴,后悔没有追你,好可惜。”

    最后,刘铭开启了宝玉,没有将龙菱给放出来,而是给她开放了外界视野而已。

    “龙菱老婆,你我是一体,恐怕我死了之后你的元神力也会溃散,多余的话不说了,就问你怕不怕!”

    “老公,龙菱不怕,一点儿都不怕!”龙菱哭道。

    轰!

    璀璨光布满天穹,竟是那玄铁棒发生了异变。

    一段段金色的铭文出现在玄铁棒上,那些铭文飘飞出来,烙印在虚空之中,形成一个法印。

    法印一成,神光万丈,直接将灵通王的帝王印给打的寸寸崩裂,最后湮灭在虚空中。

    一件通天法器,就这样被轰的渣都不剩。

    灵通王呆呆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本王的帝王印,怎么可能如此不堪一击。这些金色的铭文,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威力?”

    容不得他不相信,就在他自语的时候,一枚铭文,穿透了他的眉心,击散了他的神魂,连带着他的肉身,都徐徐燃烧起来。

    金色的火焰,将灵通王焚烧。

    几个眨眼间,灵通王所站立的位置,空无一物,连灰烬也没有存留下来。

    金色的铭文从虚空之中脱落,然后一点一点的覆盖到刘铭身上。

    玄铁棒黯淡的没有一点儿光芒,碎成灰黑色的粉末,随风轻去。

    烙印在虚空中的铭文,很快就全部灌进了刘铭的身体里。

    金光璀璨!

    良久,光芒消散,光华内敛,刘铭完好的身躯呈现在眼前。

    肌肤恢复了,骨骼恢复了,就连散去的真灵,竟然也重新凝聚,只是不再是灰黑之色,而是耀眼的金色。

    这些铭文,帮助自己重塑肉身,再现真灵?

    金色铭文,到底是什么东西?

    刘铭带着满腔的疑惑,呆呆的站在原地。

    “老公,赶紧离开,灵通秘境的入口要关闭了。”龙菱的声音在脑海里回荡。

    刘铭这才如梦初醒,赶紧纵身,跃入已经只剩下一丈方圆的出口。

    当回到现世的时候,刘铭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看着熟悉的风景,刘铭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刚才发生的一切,好似做梦。

    “老公!”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刘铭回过身,才发现龙菱站在自己身边。    她依旧保持着中身的模样,只是身体略微虚化,呈现元神体的状态,别人看不到摸不着,只有刘铭才能感受到她的实体。

    “以后就一直保持这个模样?”刘铭问道。

    “老公喜欢,龙菱自然就一直保持这个样子。”龙菱撇撇嘴,忽然笑道:“现在的老公,已经很强大很强大,龙菱不再需要灵石,也能够自行吸取灵力,老公现在不必心疼灵石了吧,嘻嘻。”

    回想起以前的日子,刘铭也是忍不住笑出来,颇多感慨。

    “就是要灵石,我也不心疼,储物戒里,灵石大大的有。”

    刘铭笑着腾空而起,赶回了天星学院。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转眼,一年时间过去了。

    天星学院后山,一座占地面积广阔的大木屋里。

    “青山,你又调皮,赶紧到娘这里来。”一个身着赤色长裙的绝美女人朝着面前的孩童招手。

    孩童不过一岁年纪,长得粉雕玉琢,听见声音,便放下药园里的灵草,扑腾扑腾的朝着女人跑过去。

    他年纪不大,跑起来却是飞快,虽然摇摇晃晃的,但始终没有摔倒。

    “妈妈。”孩童开口,亲昵的叫喊着。

    女人轻轻的拍了一下孩童的小脑袋,“青山,你怎么这么调皮,那药园里的药可都是你爸爸的宝贝,要是让他知道了,他要揍你,我可拦不住。”

    “啊?”孩童登时低下小脑袋,可怜兮兮的道:“爸爸要打我,爸爸要打我,呜呜呜呜,怎么办妈妈,呜呜呜!”

    “谁要打我家青山?”

    这时,门外走来一道身影。

    他穿着儒雅,脸庞清秀,一头长短始终的黑发,配合着他那帅气的五官,怎叫一个俊逸了得。

    “爸爸,妈妈说你要打我。”孩童小声道。

    “你又没做错事,我打你做什么?”男子柔和的笑笑。

    “可是我做错事情了,爸爸你打不打我。”孩童问道。

    男子轻轻将孩童抱在怀里,“你是我的小宝贝,打在你身疼在我心,打你就是打我自己,我又何必自找折磨。”

    孩童放心了,坦白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