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叶霜灯这几日脸色愈发的苍白,人也消瘦了不少。今日吃饭的时候,听到侍女满脸仰慕的表示,西陵又挡住了多少多少人,传说中的力量虽然不能轻眼见到,但是如此亲身经历这个时间,也实属难得云云。

    西陵能挡下这么多人,她从来没有怀疑,但是不知为何,心中却空落的很,这个感觉很不对头,正琢磨着的冲破西陵的结界偷溜出去看看,房门啪的一下被人推开,秦桑正提剑站在门外,眼中充满血丝,哑声:“你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叶霜灯当下就沉声问:“别说没用的,到底什么事情?”

    秦桑闭了闭眼,之后才道:“先生即使修为再高,手中若有了几十万人的血,焉能无妨?!”

    叶霜灯刚刚想出去,却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向秦桑:“等等,先带我去一个地方。”

    .

    西陵怕伤了她,结界没下的多狠。

    秦桑费了一些时间,也总算解开了一道缝隙,他不明白叶霜灯去了他那个小院是为什么,再之后她又去了水墓,说是去那点东西,出来的时候面色比进去的时候更白,身体也似乎虚弱了很多,秦桑刚想问,她却直接截了他的话:“以后解释,先回去。”

    哪怕是御剑,这一来一回也费了不少时间,回去的时候正是下午太阳最烈的时候,叶霜灯感觉到一阵阵的头晕目眩,秦桑带着她避过众人,一直到了高台之上。过去的时候,叶霜灯见到的巨大的剑阵,高台上只有西陵一人,底下汹涌而上的人仿佛不怕死一样往前冲,最后又无力的倒在上头,西陵看见她过来,显然有些吃惊,接着望向秦桑:“马上带阿霜回去。”

    叶霜灯推开周围的人,周围那些人知道她和西陵的关系,不敢用力阻拦,竟是硬生生的被她给钻了进去,那时候西陵手中正在布阵,无法抽出空拦她,叶霜灯倔强的看着他:“我不拦你,但我也不回去!”

    西陵看了看外头的天色,终究叹了口气:“听话,你现在不能对着日头,快回去。”

    叶霜灯问:“我为什么不能对着太阳,有什么东西是不能对着太阳的?”

    西陵顿了顿。

    叶霜灯静了静:“我都知道了,可是我现在不会散掉的,我还有留下来的理由。”

    自己只是一个魂魄,其实很多细节都有断论,莫名其妙不见的衣服、苍白冰冷的皮肤、这几日对阳光的惧怕、还有对西陵所设阵法给她带来的压迫……无一不说着,她现在的不一样。

    她一步一步的提着裙子走到西陵边上,脚步有些虚浮:“你别骂他,如果是他不先开口,我都要把刀架他脖子上,让他带我过来了。”

    西陵挡下那些人不是难事,而是其中那种业力化解却是一个□□烦,她缓了缓,从袖中把那个乌木盒子拿出来,上头的锁已经有了松动的迹象:“我打开了,有了这个应该就没事了。”

    西陵没有去接盒子,而是扣住她的手臂,声音出奇的冷静:“你怎么打开的?”

    叶霜灯想了一会,笑了:“那天我不是梦见巫长息了吗,我没有告诉你,那时候他送了我一件礼物。”

    其实,巫长息后来将她被西陵抹去的记忆恢复了,西陵怕伤害到她,那时候并未下了重法,而是把记忆隐隐的藏在了一个地方,巫长息只需替她拨开此间迷雾,那段记忆便会重新出来。

    叶霜灯道:“我还是挺自私的,虽然说过想活的很久,但是如果一定要有一个先死的话,这个人还是我好了。”

    城墙下,青筠看了看坐在一边巫长息,又看了看上头两个人,显然懵了:“这两个人秀恩爱不分场合的吗?”

    巫长息微微抬起的手放了下去,底下已经没有士兵再上前,他们面面相窥,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堪堪被打破的一道裂痕又重新聚在一起,青筠公主气的踢了一个人过去:“愣着做什么,继续给我破了那个妖怪的结界!没看见镜子都快碎了吗。”

    由青筠看去,西陵结界是一个巨大的镜子,由着前几批送死的人以血祭之,那镜子有了松动,隐隐出现了裂痕,这些送死的人大多都是些囚犯,北昭承诺之后给他们家人一大笔抚恤金,因此,愿意送死的人并不太少。

    然而此时,方才还无畏上前送死的人,却分明顿住了脚步,细细问她:“……公主,哪里有镜子……”

    叶霜灯看着底下停滞住的人,有些惊讶:“怎么没人了?”

    城墙上头,西陵没有说话,伸手却向她胸口袭来,叶霜灯没有躲,只是柔柔一笑:“没有心怎么把那些修为融合了,心我还你了。”

    西陵声音有些哑:“你知道了?什么时候知道的?”

    叶霜灯只想笑:“不是你告诉我的么。”

    西陵说,他的心在她这里,这个话无论从哪里看都不是骗人的。乌木盒子隐隐的散着金光,叶霜灯见西陵没动作,直接把盒子打开,里头忽然出现了一抹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没入西陵胸口。

    这个实在太过快速,甚至西陵自己都无法阻挡。

    青筠公主听不见上头再说什么,听见士兵这一问,颇有些莫名其妙:“你眼睛瞎了,这么大一个镜子看不见,镜子不在,你们都往哪里撞的?”

    那士兵看着青筠,满脸的诧异:“……那是剑阵,公主,属下并未看到镜子。”

    青筠吃惊:“什么?!”

    士兵闭了闭眼,接着道:“阵法牢不可破,几乎已经死了数万人,公主难道没有看见着累累尸骸么?”

    士兵这一句话,仿佛让青筠眼前拨开了一个迷雾,她这才看见,眼前早就堆积了无数的尸骸,并非是方才的死囚,而剑阵悬浮上空,纹丝不动,依旧剑光如霜凌冽,底下却已经血流成河。她愣了愣地看向巫长息:“这……是怎么回事?”

    巫长息没有回答,唇角却接连不断的涌出鲜血。

    风沙漫天中,日月同辉,剑光凌冽。身后的士兵所剩寥寥无几,望着着如修罗场的地方,面面相窥。

    公子扶苏问讯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