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诡异的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题记:总有几朵被风雨摧残的花朵,等不到开放,就已经凋零,青春,亦是如此。

    “小心,不——”我猛的坐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感觉额头全是汗,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着眼前熟悉的房间摆设,紧绷的那根弦才放了下来,原来,原来只是一个梦。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翻身下床,来到洗漱间,洗了把脸,看到镜子里面的脸,突然精神一阵恍惚,再一看眼睛鼻子里流出鲜红的血来。

    “啊!”吓了一大跳,揉了揉眼睛,再定神一看,舒了一口气,只是幻觉。我叫陈翔,今年,准确的说是今天,我上高一。

    九月是开学季,军训完以后的我们,回家休整了一天,顿时感觉神清气爽。睡的也格外踏实,结果,做了一个恶梦。

    “哥哥,起床了,在不起床就迟到了。”隔壁房间传来小兰的声音,陈兰,是我妹妹,爸妈出差,她会准时喊我起床,不是因为她起的有多早,而是不叫醒我,她就没得早餐吃。

    在外面吃个早餐,她的零花钱也就少了一大截。我父母都是工薪阶级,不算富裕,也不算穷,不上不下,还总是出差。作为兄长的我,只能帮忙照顾妹妹。

    “小兰,起床吃早餐了。”前面是她喊我,现在是我叫她。

    “知道了。你脸色这么差,不会生病了吧,晚上悠着点。真搞不懂你们男生怎么那么精力旺盛!”她邋遢的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仔细瞪了我二眼,一脸鄙视的去洗漱。小兰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像我妈,平时一看,卡哇伊,她一说话,前面那一句,当我没说!

    属于一个高中生的日常就开始了,拿出书包,里面并没有很多书籍,初中以后,学校的课桌就成了上锁的客座,这样书都可以放在课桌里,只要带一些要用的书就行了。

    当然,现在还没有发书。里面只有一些文具,以及自己买的一些辅导材料,我就读的是春城三中,也是不上不下。

    下了楼,映入眼帘的是一栋栋七层高的居民楼,这在三线城市很普遍。我所住的小区叫流星小区,里面有个很漂亮的公园,人们很习惯将它和流星花园联系起来,也经常叫流星花园。

    沿着马路一路走,精神似乎还有些不好。

    “翔子,等等我。”阿彪咬着一个面包冲了过来,一把搂着我的肩膀。他是我的死党,小时候关系可没有那么融洽。

    阿彪身材比较魁梧,喜欢打篮球,今天他就穿着一件印着科比的t恤。身上肌肉结实,没有几个人会想跟他打架。他的额头很宽,又留着平头,就更宽了。

    这一大片孩子挺多的,小时候分二派,一派以我为首,名曰奥特曼小战队,另一派就是以阿彪为主,名曰超级赛亚人。

    本来二派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很快就因为公园里面的娱乐场地发生了冲突,这一大片小区,只有我们小区公园里有娱乐场地,荡秋千,滑滑梯,小孩子都喜欢玩,但是,人多场地少,自然也就有了争执。

    但是我坚持这是我们小区的场地,所以得我们优先玩,阿彪可不管你那么多,谁打赢了谁玩,二个集体也就第一次干架了。

    第一次打架我们二都挂了彩,彼此视对方为毕生必须消灭的敌人,现在想想,怎么也不会想到二人会有这样的孽缘。

    “先把手擦了。”我虽然没有洁癖,但是他这一手都是油,在我衣服上随便乱摸,我可受不了。

    “大男人,这么讲究干嘛?”阿彪接过纸巾,擦了擦,随手丢在地上。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谴责他,但是这种行为明显是不对的。显然,阿彪是没有这种自觉,小时候的他也是经常挂着鼻涕乱跑,恶心的要命。

    “都说了,不要乱丢垃圾。”小菲走了过来,一声洁白的裙子很是漂亮,在这9月的天气,真希望有阵风挂起来,能掀开裙摆。

    小菲的头发带点棕红色,外人看了,还以为她染发了,她有一个很灵动的马尾,一走路,马尾就很自然的左右摇摆,就像是狗摇尾巴,当然,我这样的比喻,被她知道,肯定会被骂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