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卷一 血溅琉璃琴 第一章 断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华夏国国家安全总部会议室里还亮着灯,这里正召开着紧急会议,只是会场的气氛很沉闷,没有人说话,会议室里烟雾弥漫,每个人的脸上都很沉重。

    喻中国副部长清了清嗓子:“同志们,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说两句吧。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五个侦察员失踪了,而我们却一点线索也找不到了,这是我们的失职啊!”喻中国的拳头敲打着桌子,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

    喻中国环视了一下在座的人:“今天把大家都召集起来开这个会,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而是要解决问题。岳志伟,失踪的人是你们五局的,你说说,有什么想法?”岳志伟摁灭了手上的烟头:“喻部长,自从五局接手金佛案以来,我们的侦察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现已查明,肖航集团明里只是一个文物走私团伙,暗里却干着出卖国家机密的勾当。”

    岳志伟看了喻中国一眼:“这些我已经向喻部长汇报过,我们准备放长线,钓大鱼,挖出与肖航集团进行秘密交易的境外组织,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侦察员却出事了。不过据我们的了解,这件事情应该与肖航集团无关,不过让人觉得古怪的是最后失踪的那名侦察员在失踪前一天曾经通过我们的渠道给我送来一份东西。”

    说完他从桌子上的文件袋里掏出一样子东西:“就是这个,经过鉴定中心的鉴定,他们认为这是一根类似于琴弦的东西,应该是从什么琴上取下的断弦。”

    喻中国说道:“断弦?”岳志伟点了点头,秦雪也说道:“嗯,我们仔细检查过,确实是根弦,不过我们却不知道这弦应该属于什么乐器。”喻中国接过来看了看:“什么材质分析出来了吗?”秦雪苦笑着说道:“分析出来了,象是人或者动物的筋腱。”岳志伟说道:“所以我们认为这应该和某个宗教组织有关。”

    樊江河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茶杯,听到岳志伟的话,他抬起头来说道:“岳局,五名侦察员失踪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遭遇?”樊江河是一局的局长,是个解密的高手,他直觉认为这件事情并不寻常。岳志伟说道:“有,从他们的任务日志上看,五人失踪前几天都曾经和一个叫伊莲的女人有过接触。”

    喻中国问道:“这么重要的线索为什么不汇报?”岳志伟说道:“这个伊莲是我们在当地请的向导,所以之前我们还真的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樊江河问道:“这个伊莲现在在什么地方?”岳志伟说道:“也失踪了,和最后失踪的那名侦察员一起失踪的。”

    喻中国说道:“岳局长,说说你的打算。”岳志伟说道:“喻部长,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喻中国说道:“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快说吧。”岳志伟喝了口茶:“大家还记得六年前的彭刚案吗?”

    岳志伟话才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大家的眼光全部停留在他的脸上。

    岳志伟说道:“当时我们优秀的侦察员、七局的副局长彭刚同志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离奇遇害,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同志亲眼见到他就象是被人勒住了脖子一般,双手挥舞着,挣扎着,然后滚到了地上,便断了气,任凭战友怎么拉扯、阻止都无济于事。”

    岳志伟看了一眼秦雪:“当时鉴定中心给出的尸检报告我记得是这样说的,彭刚同志是窒息死,颈部有明显的勒痕,他的手指中有筋腱的残留物。严部长当时对这个鉴定结果很不满意,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优秀的侦察员就这么没了,被人活活勒死了,居然还没有任何人看见凶手。最后严部长指示,这个案子必须彻查,但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查出一点线索。”

    陈斌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了看秦雪,秦雪咬着嘴唇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喻部长,我们在给断弦做鉴定的时候也有发现,具体的让陈斌向大家说吧。”

    喻中国点了点头,陈斌说道:“各位领导,我们在对断弦进行结构分析的时候发现这根断弦的分子结构和当年彭局指缝中残留的那个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也就是说,彭局指缝的残留物是属于这根断弦的!”

    喻中国没有再说话,这个案子一旦扯上彭刚案,就透着无比的诡异。

    终于,他站了起来:“好吧,这个案子五局再继续跟进,至于断弦和彭刚案的事情,到此为止,不许再提,散会!”

    陈斌的脸上有些失望,又看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