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外卷 异闻之侦探小说 第五十三章 孙凯的日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舒逸没有回答唐元筑的话,他在深思着,唐元筑说的是在大漠里发生的事儿,不过唐元筑的叙说和叶清寒调查的结果还是有些出入的。

    叶清寒说那一次一共回来了七、八个人,而唐元筑说只有自己和小陆活着从大漠中走出来。这样的出入也情有可原,唐元筑和小陆很可能是第一批回来的人,之后他们就被带回了燕京审查,一查就是两年多。

    而等他们的审查结束以后,上面就不许他们再向任何人提及此事,甚至不让他们和兵团那边有任何的联系,这一点舒逸也能够理解,这样怪异的事情如果一直没有调查出任何的结果,自然不适合传播,很容易引起恐慌,被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

    后来唐元筑并没有再和兵团那边有什么联系,信息不对称,不畅通也是很有可能的。

    舒逸让在燕京的小盛联系,看看能不能找到当年唐元筑和小陆被审查的那些记录,可是小盛回复那些记录在动乱中被一场大火烧光了,不过小盛找到了一位当时负责对唐元筑他们审查的人。

    据那人回忆确实有这么回事,详情与唐元筑说的没有什么出入,小盛也问了这人关于兵团那边的事情,这人说大概在结束对唐元筑他们的审查有半年的样子,兵团那边传来消息,另一小队有几人也回到了兵团,不过他们声称是在大漠里迷了路。

    经过兵团长时间的审查,也没发现问题,后来这事情就慢慢的被人忘记了,由于上面不许再提及,也就不了了之了。

    听完小盛的汇报,舒逸觉得唐元筑这边应该没什么问题,至少唐元筑说的那段故事还有些内容,相反兵团回去的那几人说的在大漠中迷路可信度太低,就算是迷路哪有一迷就是两三年的。

    舒逸也不明白,当初兵团对他们的审查是怎么让他们过关的,这七个人叶清寒也经过了调查,这四五十年里,其中有五个已经老的老死,病的病死,剩下两个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叶清寒怀疑,他们应该是换了身份隐姓埋名了。

    舒逸想那两个人会不会也在渝市,而他们会不会和那几个女人的父辈有所交往,毕竟这几个女人的父辈也是从兵团出来的。

    舒逸隐约感觉到他已经找到了一扇门,只要推开这扇门就能够让这几个案子真相大白了,他让叶清寒马上赶到渝市来,叶清寒对兵团的事情比较熟悉,一开始就是他负责兵团方面的调查,他需要叶清寒好好的对几个女人的父辈进行调查,迷底应该就在这几人女人父辈的身上。

    自从那天舒逸和镇南方走后,唐元筑的心里就很不踏实,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舒逸他们为什么会提到几十年前的那段往事,那段过去对他来说几乎就是一个恶梦,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诡异、恐怖的事情,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一直生活在内疚与自责中。

    假如当时不是他坚持那次考古活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及时叫停而不是到兵团借人,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了。

    他已经想不起当时是谁跟他出的主意了,唐元筑清楚舒逸他们提起那段往事绝非偶然,他不知道舒逸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或许就像他所想的一样,渝城发生的这些案子真和那段往事有关,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莫非是那些亡者的家属在对自己报复吗,可是那件事情确实真的不关自己的事,也不怪他多想,他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就算是没见过,听也听说过吧,所以舒逸他们提到那段往事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隐隐感觉应该是这么回事。

    他打了个电话给舒逸,希望能够和舒逸谈谈,他想证实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吃过午饭,舒逸就来了,几天不见,舒逸发现唐元筑一下子苍老许多,整个人很是憔悴。

    坐下以后,唐元筑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直接就问道:“小舒,你告诉我,渝市发生的这些案子是不是和那段往事有关?”

    舒逸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想应该是的。”

    唐元筑叹了口气:“那就是了,一定是那些在沙漠中遇害的人的家属来找我报复的。”

    舒逸望头眼前的这个老人,不得不说唐元筑是个智者,他能够想到有人找他报复说明他对这个案子看得还算透彻,但舒逸却知道这应该不仅仅是报复那么简单。

    如果说当时这些人的死真和唐元筑有关系的话,也就是唐元筑带着他们进了大漠没能够安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