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外卷 异闻之侦探小说 第五十四章 身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之前舒逸他们就调查过,胡越的父亲曾经领养过在沙漠中,或者那场大火中丧生的某个兵团的人的子女,而胡越的父亲本身也是从兵团出来的,莫非他就是知情人么?

    但当舒逸他们找到胡越的时候,胡越却苦笑着说他的父亲早在十几年前就患上了老年痴呆,神志不清,连生活都无法自理,不过舒逸还是坚持要见上她父亲一面。

    胡越把地址告诉了他们,她说父亲还在乡下,由继母照顾着,她自己也很少回去,因为她父亲甚至连她也不认得了。

    舒逸问胡越,在她父亲生病之前孙凯是否经常去她家里,胡越说孙凯一直很照顾她的父亲,就是她父亲生病以后孙凯还经常回去看他,胡越说她这个做女儿的甚至还不如孙凯。

    舒逸和卢兴对望了一眼,两人心里都在想,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很可能孙凯就是听胡越父亲说的那段故事,不过从孙凯的日记看来,那是半年前的事情,而胡越的父亲却已经痴呆了十多年了。

    如果孙凯是在十多年前听的这个故事,又为什么会在半年前的日记里才作下了记录,而且看孙凯字里行间应该是才知道这事情不久。

    卢兴说胡越的父亲或许并不是真的痴呆了,他一定是为了保护自己,但是这个秘密在他的心里埋藏了这么多年,他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没有告诉,又为什么会把它告诉孙凯呢?

    另外,胡越说他是独生女,莫非她就是养女,而并非他父亲亲生的?这样他就更应该把实情告诉给胡越而不是孙凯。

    舒逸笑了笑,卢兴不愧为老刑警,一眼就能够看到问题的关键,舒逸说胡越是不是养女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他看过关于胡越和孙凯两个家庭的资料,对于孙凯资料上的显示有让舒逸感到怀疑的地方,这一切要等见到胡越父亲的时候才能够揭晓。

    他们来到了下榕村,打听到了胡越家,这是一个独立的院落,开门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妇人,一脸茫然的望着舒逸他们:“你们找谁?”

    卢兴微微一笑:“请问这是胡品山家吗?”

    女人点了点头,卢兴亮明了身份,女人的脸色微微一变,她不知道为什么警察会找上门来,而且警察是从渝市来的,莫非是小越出了什么事么?

    她拉住了卢兴的胳膊:“是不是小越出事了?她怎么了?”

    卢兴忙说道:“胡越没出事,我们是来找胡品山了解些情况的。”

    女人皱起了眉头:“我想你们搞错了,老胡他已经痴呆了十几年了,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他哪里还能够回答你们的问题,如果是关于小越的事情,你们和我说吧。”

    舒逸笑道:“你一定是胡越的母亲吧?”

    女人看了舒逸一眼:“我是她的继母。”

    舒逸说:“可我们还是希望见一见胡品山他老人家。”

    妇人叹了口气:“请进来吧。”说着把他们领进了家。

    屋里坐着个年近七十的老人,一脸木然,眼光无神的望着前方,妇人指了指那老头:“看吧。”

    舒逸和卢兴走到了老人的面前,舒逸对妇人说,我们想和他单独谈谈,妇人的脸上流露出不满:“他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舒逸微微一笑:“大娘,请放心,我们没有恶意。”然后舒逸望向胡品山轻声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你能够明白我的话,我们是为了孙凯的案子来的。”

    老头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但舒逸却发现他右手的食指轻轻勾了勾,妇人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舒逸他们,眼里流露出一丝担忧。

    “老人家,你知道孙凯为什么会被人害死么?”舒逸掏出日记,把孙凯的那段话念了一遍,他的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胡品山的脸,胡品山听了有些动容,原本浑浊的目光渐渐变得清澈。

    舒逸继续说道:“一个老人十几年装痴装呆一定很不容易吧,你是在害怕什么?”

    妇人走了过来,扶住老头的胳膊,怒视着舒逸:“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都已经这样了,你们还要逼他么?我们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现在请你们离开,老头子要休息了。”

    谁知道就在这时,老头慢慢地抬起了手:“老太婆,你先出去,我和他们单独谈谈。”

    妇人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