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外卷 异闻之侦探小说 第五十七章 贪、嗔、痴是恶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人性的本源是什么?是善良还是邪恶,是贪婪还是无私,佛家说贪,嗔,痴是恶根,贪婪是一切罪的根源。

    当镇南方将守李义所说的一切在专案组里诉说了一遍,所有的人都沉默了,包括舒逸。

    舒逸猜对了故事的开头,而结局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曾经的受害者变成了凶手,而李守义所谓的赎罪之举竟成了肖凝玉等人催命的符咒。

    如果最初李守义把这笔财宝上交给国家,那么就不会发生“十诫”案,更不会害死这么多人,而或许此时孙凯的《血色沙漠》又会让孙凯名气更甚,那段往事也就变成了小说中的一段故事而已。

    舒逸知道李守义说的这些事情胡品山大底都应该清楚的,李守义叫胡品山复述,并且李守义也承认自己曾经和孙凯有过接触,而李守义也把自己将财宝分给这些人的事情向胡品山说过,胡品山之所以隐瞒原因也很简单,他不希望伤害这帮可怜的孩子,只是他没想到他们会向孙凯下手,孙凯的脾气也倔,一心想把那段往事公诸于众,而拒绝了属于他的那一份。

    胡越之所以把日记交出来,她是有私心的,一来因为他的父亲胡品山装老年痴呆十几年,先是为了躲避老辈,后是为了躲避小辈,也怪难为他的,他甚至在胡越面前都一直在演戏,直到胡越看到孙凯的日记才知道。

    其次她和孙凯的感情确实很深,两个人的童年几乎都是在一起度过,虽然后来孙凯被送了回去,但他们的往来却一直没有断过,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

    孙凯的死她一直是耿耿于怀的,当然也很有可能她知道这件事情警方迟早能够查个水落石出,提供线索也算是将功折罪。

    再说通过对胡越的审讯,某些事情她虽然知情,但是她并没有参与杀人的策划与实施,相反在这些人里面,她是反对杀人的,这一点让她和这些人之间充满了矛盾与隔阂,而戚子轩则是这一切命案的策划和主谋。

    胡越这一切做得很小心谨慎,她不想像孙凯和赵瑞和一样,成为可悲的牺牲品,原来赵瑞和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李瑞和曾一度想向警方坦白这一切,因此招来杀身之祸,杀他的人就是孙红梅。

    孙红梅原本想嫁祸给自己的丈夫成勇,却不曾想警方根本就没有把成勇当成嫌疑犯,反而把自己盯得死死的。当然这其中她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她没想到成勇竟然在门外听出了她的声音。

    如果当时成勇没有老实说出他在赵瑞和家门口听见了孙红梅和赵瑞和说话的声音,或者有意向警方隐瞒这个事实,那么警方或许真会把成勇列为杀人嫌犯,事后成勇说他也真没想到,自己深爱的女人会干出这样的事情,甚至差点把他给毁了。

    至于肖进南和田丽的死,和孙凯有莫大的联系,孙凯将《血色沙漠》的大纲交给了肖进南,请他转给出版社的社长,这件事情让戚子轩知道了,他便让杀掉了肖进南。

    之前的大唐案只是个试探,以肖进南的德行来说,吃了这么大的亏他还能够隐忍说明他知道很多的内情,他相信肖进南已经知道他们得到财宝的事情,肖进南一定会以此来要挟自己,果然没多久肖进南就找上了胡越。

    肖进南死的那晚,是戚子轩用公用电话把他约出去的,后来田丽的死他们的住处被翻得乱七八糟这些也是戚子轩让人干的,戚子轩认为肖进南手里一定握有什么证据,甚至不仅仅是孙凯的小说大纲那么简单,可是他们一样也没找到。

    至于傅龙的死那是肖凝玉的杰作,肖凝玉并不是对傅龙当年没有对张超柱伸出援手而感到不满,之所以要杀傅龙是因为傅龙查出了“九龙翠玉瓶”真正的卖家竟然是肖凝玉,他对肖凝玉手中怎么会有如此珍贵感到好奇。

    虽然傅龙是周敏的丈夫,但是长期以来他们的关系并不很好,相反肖凝玉和周敏之间的关系一直很亲密,所以肖凝玉策划杀死傅龙周每也参与其中。她买通了律师炮制了所谓的傅龙的遗嘱,傅龙在遗嘱中提出把他的古董留给肖凝玉,看上去是傅龙对当年没能够借钱给张超柱的一种补偿,实则是利用这件事情来转移警方的视线,摆脱杀人的嫌疑。

    原本她们以为只要傅龙一死,把那瓶子藏起来警方就查不到任何的线索,谁知道傅龙竟然去找过唐老,让唐老帮着鉴定过这个瓶子。

    当镇南方找他们调查情况提到“九龙翠玉瓶”时,两个女人都吃了一惊,她们当时没有统一好口径,所以才会出现镇南方觉得两人都在演戏。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