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5章 初九(八十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霍然和初九异口同声的回答她:“我们在等互相伤害。 我们的目标是从语言互动到肢体互动。”

    苗苗睨着她, 心说:“许储伊看热闹, 就不许别人看热闹嘛?我们都走了,储伊看谁的热闹去?我们都走了, 我们看谁的热闹去?”她指着霍然初九二人说:“其实我早有预感。”然后她把指着她俩的手指头竖起来,回答是:“看热闹加一。”

    初九和霍然认真的点头赞同, 初九不但在心里给出了无下限的精神支持,还在口头上给出了实际支持, 行动能力上也是不甘人后的竖起剪刀手晃了晃说:“加二。”

    “加三。”党的步伐要紧跟,队形很重要,不能乱。

    加个毛线加,时舞小声嘀咕着:“有能耐到你们小姐姐跟前去进行肢体互动去啊!”欺负我算什么事嘛,时舞看着坐的笔直端庄瞅着她们四个,摆出一副我在等着看热闹, 你们倒是快点闹的姿态的储伊,就觉得全身都充满了无力感。

    “其实我也早有预感。”只是不想面对你们真的这样对我的残酷现实, 时舞低着头沉默了五秒, 然后抽出一张卡来递到了苗苗面前。

    苗苗她们互相看了一眼,吃货离不开好吃的,可初九不是吃货,霍然也不是吃货, 苗苗只能算半个吃货,谁让她那点似有似无的节操没掉光呢。在打个嘴仗掐个架和有实质性收获这两者之间,大家权衡利弊怕真把时舞坑了,最终目标一致的选择了后者, 见好就收吧。

    苗苗接过卡走了,只留下一道清风陪着依然与时舞深情对视的初九和霍然。

    初九看了眼时舞那催促的眼神,分明在说:“苗苗都带着战利品走了,你俩咋还不走?”

    霍然回她一笑,说让她别着急。

    时舞说:“可你们总这样盯着我看,我有点瘆得慌。”明知道她们没安好心,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霍然说:“我们对你可是爱的注视啊。”

    初九一副深思状,摸了摸干净白皙的下巴缓缓的说:“苗苗这个选择可谓是点睛之笔,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既深刻的体现出了我们不想走又不得不走的无奈,也淋漓尽致的表现出很理所应当的离开,还和前面的其实我早有预感前呼后应。”

    “更是最大程度的暗示出在爱情和吃货道路上的两难选择时的心酸艰难,而终于明确表达出我们大家还是经过很多纠结,最终为了至高无上的友谊才内心无比挣扎的选择了吃货这条不归路,从而引发不明吃瓜群众的深思和八卦之心。

    本来储伊掏出手机,正想和萧以荀说点事,可按着语音还没开口初九就开始了长篇大论,听完之后惊的她一哆嗦,不该松手时就松了。

    过了几秒钟之后,萧以荀发来一句:“什么鬼?”

    储伊回了她一句:“她们仨在和时舞算账,大获全胜,收获颇丰。”储伊看了眼初九,这套路一套一套的,她打字说:“你确定你俩之间的主导权,还在你手上嘛??”她怎么看,怎么觉得萧以荀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被初九给套路了。

    初九对萧以荀的感情真诚纯粹,并没有扮猪吃老虎的成份,但看似是萧以荀在主导,而实际上,萧以荀对初九的退让不正在妥协于她的行进轨迹嘛。

    储伊看着还在那瞪着眼对视的三人,听见时舞认真的质问:“我都这样苦苦哀求了,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嘛?”

    初九真诚的回答她:“你说啥,我没戴眼镜听不见?”

    “……”这还不屈不挠上了?好处不是都收走了嘛。时舞无力的委屈都没地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