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章 初九(七十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吗?”三零三都沦为三零一学姐们的全能小杂役了, 怎么看她们怎么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姐们。

    萧以荀很认真的说:“原来只是饭来张口, 没有衣来伸手过。”

    还不只是陪、睡,还得端茶送水洗衣叠被啊?初九对于小姐姐特别不要脸的语言已经惊呆了,她以前都没想到过小姐姐居然生活不能自理, 初九的聪明已经开始无下限的倾斜了, 衣来伸手被她理解的异常片面,她琢磨着说:“这不是小女佣的活嘛。”

    萧以荀看她暗自纠结,忍不住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弯着腰起身的时候还故意凑到初九耳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小女佣可没有伺候我沐浴更衣的资格。”

    暧昧又不很露骨,偶尔有些小情调却又带些自然而然的随意。萧以荀撩初九,从来都是点到而止,很像温水煮青蛙,不温不火不着急似的。她是喜欢调戏初九, 因为初九有时候脑洞挺大, 会自己胡思乱想各种补脑。可她其实也很想赶紧把初九勾搭到手,但她又怕一些外在因素, 所以人有时候真是很矛盾的。

    初九那种别扭的性格, 面对感情也就能狐假虎威一下, 她对感情挺无能为力的,完全无法操控什么。这也正是太后觉得自己在教育孩子方面异常失败的原因, 自己情商那么高, 生个娃活脱脱是在教育大家什么叫物极必反。

    都说爱情里最美的莫过于暧昧,而萧以荀清楚的明白,她和初九之间若有似无又点到为止的暧昧, 都是自己一手营造起来的。初九喜欢自己,可是在她分清这是喜欢还是爱之前,她并不会有勇气主动做些什么。

    初九并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即使在周围尽是强势的环境里,她也依然有自己的想法和坚持。所谓的谦让和妥协,不过是一些对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引导这一切发生的,始终会是自己。

    初九很是认真的想了想,这次竟然没有脸红,间隔了许久,久到萧以荀简直以为初九的脑子早就发散性的去想别的事情了的时候,初九终于慢悠悠的开口说:“原来衣来伸手还附带了要给人洗澡这件事。”

    萧以荀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时候,表情纠结的有点奇怪,最后绷不住问她:“这么久你都只是在想这个问题?”

    “没有啊。”初九一脸无辜的说:“我还顺带想了要找什么事来打发时间呢。所以呢,结果就是这两件事,她都想了但都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萧以荀想扒开初九的脑子,看看里面的构造,不知道初九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萧以荀摸了摸初九的头,什么也没说,收拾好餐碟去厨房了。就算初九闲在家里看书,萧以荀也是开心的,起码早上一睁开眼就能看见初九,晚上回家可以看见初九为自己亮一盏灯,一起吃一餐饭。

    关于和初九有更一进步发展的想法,萧以荀尽量压制着,这样美好而自然的相处方式很美好,不会有更多的顾虑和烦恼。

    萧以荀只比初九大一岁,大概是因为家庭环境的因素,面对现实的认知和接受能力,却比初九大了不止五岁,这大概可以称之为早熟。如果毕业之前初九一直是这样状态的话,萧以荀觉得自己愿意默默的陪着她不做任何改变,她愿意等初九一天天长大。

    然而在萧以荀去工作的日子里,初九其实是闲不下来的,托太后的福初九从小就是全方位立体式发展的祖国好花朵,兴趣爱好特长多就算了,还时不时就会解锁个不为人知的新技能。

    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开学都没能刹住她一如既往与时俱进的脚步,直到有一天小公举携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出现在小公馆门口的时候,初九的心犹如她搁在冰箱里给小姐姐冰镇过的西瓜,有种拔凉拔凉的刺激感。

    初九在心里狠狠的吐了槽,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小公举还真考上S大了。然而这里面得有多少小姐姐自作孽不可活的努力?

    小公举看见来开门的初九时,本来欢愉的心情瞬间也跌落谷底,脸色难看的程度和初九丝毫不相上下。

    还没等弱受小初九开口,小公举是一如既往的高傲姿态,扔下行李,犹如一只开屏孔雀般扭着屁股进门,换上脱鞋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开始指挥初九干活:“行李放到书房去,等会有空了我再收拾。”

    初九瞪了瞪她那不可一世的背影,在心里安慰自己说:“这熊孩子年龄小,还有公主病又总不吃药,咱不和她一般见识,况且还得给心爱的小姐姐面子不是?小姐姐的面子高于自己一切的利益。”于是初九也没扔下行李不管,还真听话的给她送到书房让它们代替小公举静静的在墙角面壁思过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