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章 初九(八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苗苗一巴掌捂住自己的脸, 心说:“S市出了名的邪乎, 也不用这样吧,每次都被自己碰上,我还真是不想面对现实。”

    时舞觉得有点头晕眼花,一半是被萧以荀那张脸吓的,一半是被储伊那张脸晃的。她抬头看了看天空, 今天的天气真是万里无云,烈日当空。S市又到了热近变态的时节, 她趁机偷瞄了一眼储伊, 见她没戴帽子没打遮阳伞,那红润的脸色大概是因为天热造成的。

    不过,萧以荀的脸色嘛,她认为是欲、求不满, 错在初九。那肯定不关她的事,那,就刚才,她还好心好意的想劝初九和小姐姐双宿双栖去呢。

    苗苗迅速调整了表情, 一脸认真严肃又旁若无人的对时舞说:“对于学姐们, 我的品评只有一句话:只可远观, 不可亵玩焉。女神的高度, 向来都是凡夫俗子们用来仰望的。”

    欲求不满的女人不能惹, 时舞不敢再回头,和苗苗一起掩耳盗铃假装身后没有人,朝苗苗郑重的点头以示赞同:“对的, 我也这样认为。”

    她俩静静的站了三秒钟,然后时舞转过头又凑到储伊身边,狗腿的冲她眨眨眼说:“啥时候来的呀?不声不响站我俩身后咋不叫我俩呢,我俩都不知道你们来了。储伊,我帮你拿箱子。”这话音没落,手就已经伸了出去。

    储伊听见这称呼似乎是默认般,只斜了她一眼就把箱子给了她。可这一眼,时舞没从里面看出鄙视和嫌弃,偏偏读出了颇为妩媚勾人的妖孽气性。乐呵呵的提着箱子,变成了人家的狗尾巴。就这还不忘了,讨好的连萧以荀的箱子也接了手。

    萧以荀和储伊并排往回走,路过时舞身边时,不紧不慢的说:“天气这么热,小学妹还这么有劲头,是因为假期重温初恋,各方面都得到了满足所以身心格外的愉悦吧。”

    时舞一听急了,赶紧辩解:“我初恋就一个,在S大不在中学。”这报复来的也太快了,要是学姐没事就在储伊耳边不提好事提坏事,谁受得了啊。

    储伊嘴角都扬起来了,她心说:“这就记恨上了?”虽然时舞和苗苗撺掇初九是八卦之心大于出谋划策之意,但是实打实的关心也是真的,她们四个的感情可一点假没掺。她说:“荀荀的隐藏性小心眼病,都快到晚期了。”

    萧以荀一想,认为储伊这不是嘲笑她,这肯定是护短,怕她找时舞的麻烦!萧以荀不甘示弱:“为防止病情加重,我真该离你们这些病菌传播者远一点。”

    “小姐姐什么时候需要这么正当的理由了?”向来不都是勾勾小手指头,就能解决问题的嘛。

    偏偏有人不长眼力劲,喜欢凑上去当炮灰。时舞压根没经过脑子,有些必要做的事情私下做就好,是不必说出来的,不然让人家骄傲的面子往哪儿搁?

    “学姐你放心,我会好好教育九的,全面开展工作加强洗脑的力度争取她早日做到随时随地都有主动献身的觉悟。”要不是时舞拉着箱子手没空,她都恨不得拍着胸脯保证,她还真想把初九捆吧捆吧扔给萧姐姐,然后等着萧姐姐一高兴,就推波助澜在储伊面前推她一把,这赢面大的都数不过来了。

    听见这话,萧以荀无语了,她真想拍死时舞,可这需求又真实存在,点破不点破的纯属脸面问题,这么一说,让她连反驳都没法反驳,只能默默的认了。她还好心的在心里替时舞鞠了一把辛酸泪,时舞的眼力劲时有时无的,想拿下储伊,萧以荀只能送她一句:前途路远各自珍重。

    看着被储伊勾走魂还尽心尽力,恨不得尾巴翘到天上去的时舞,苗苗站在原地没动,这人节操碎的她想捡都捡不起来。

    “您老就这样把咱家九给送出去了啊?这也忒没出息了。”苗苗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的觉悟都提高了不知道多少倍,就好像刚才和时舞一唱一和调戏初九的人不是她。

    “我这不是为了大家的幸福着想嘛。”四只单身狗,天天看着小姐姐们还只能吃狗粮,这是不对的。这叫不求上进!时舞说着放下箱子,扳过来苗苗的小脸用一种看起来笑眯眯,实则已经近似于淫、荡的笑说:“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劲爆的身材,不出去放荡祸害小青年,你是要囤起手感一流的肉来转化为脂肪过冬吗?”

    看看大家都在努力摆脱吃狗粮的日子,苗苗的所作所为简直是不堪入目。“不就一个渣男嘛,还过不去这坎了?想想你失心疯时候的豪言壮志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