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又要地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轰隆隆声音如洪荒怪兽的怒吼一般从不远处传来,脚下大地跟着不停地抖动。

    向阳坝小学校门口站着九家村民。他们伸头望着黑黝黝的山岗,神情各异。

    “是不是我们那边垮了?”

    “房子遭没有?”

    “我才修的房子,花了八万块钱。”

    “黑岭山那边垮没有?”

    ……

    大家七嘴八舌头地问话,陈民亮又打一个电话,道:“肯定遭了,全山沟都被填满了。大鹏矿积有十来年的尾矿,还是山体滑坡,混在一起冲了下来。”

    老朴呆呆地看着山岗,突然大吼道:“钱没有拿出来?”

    其他人家都听了劝,收拾了细软就跟着王桥离开了家。唯独老朴是个硬头黄脑壳,坚持不走。在紧张情况下,王桥动了拳头,将老朴打倒,并直接拖出来。这一重拳打得老朴只顾着痛,把拿钱的事情搞忘了,家里现金和存折就放在床下面的厚木柜子里没有取出来。

    如果不溃坝,老朴放在家里的钱是安全的,如今房子被埋了,皮之不存,毛之焉附,肯定被陷在了泥石流里面。

    陈民亮道:“你有好多钱?”

    老朴哭丧着脸,道:“有一千多现金,还有存折有一万多块钱。”

    陈民亮笑道:“这个有啥子嘛,你是存在信用社的,到时由村里盖章,直接找信用社换存折。”

    老朴道:“存折可以补,现米米谁来赔?”

    陈民亮毫不客气地道:“你龟儿子逃脱一命都靠了王书记,还恩将仇报,把王书记砍伤了,明天等到去坐牢。”

    老朴辩解道:“是我老娘砍的,又不是我。”

    陈民亮吓唬道:“老娘砍的,你去抵罪。母债子还,天经地义。”

    老朴是全村有名的犟拐拐,认死理,咬住了就会不放。但是他文化水平不亮,脑筋转得不快,被支书吓唬以后,梗着脖子来到王桥身边,道:“老娘砍了人,我去坐牢就坐牢。我的钱要还给我,否则我要找人拼命。”

    对于脑袋说灵不灵、说不灵有很灵的浑人,陈民亮这个老基层都很有些无语,道:“早知如此,王书记就不应该救你,让你被埋了。”

    其他村民虽然家被埋了,好歹重要钱财还带着身上。他们心痛房子,可是比起光溜溜来到小学校的老朴一家人就要强得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心里就舒服多了。至于老朴在王桥身边闹,他们都没有劝。老朴这个楞头黄经常咬到一点道理就不松劲,好多次都给大家带来了好处。这一次大家都受到损失,若是老朴闹一闹有了成效,说不定还都能得到补偿。

    在这种心态下,大家都做旁边者。

    王桥顾不得鲜血长流,也不理睬站在身边的老朴,道:“陈书记,你再核对一下大鹏矿,一定要准确。”

    得到确切消息以后,王桥对站在身边的老朴毫不客气地道:“走一边去,别站在我面前。”赶走了老朴,他拨通了吉之洲的电话号码,稳了稳心神,道:“吉书记,大鹏矿发生了溃坝,非常严重。下游九家人已经完全转移,没有人员伤亡。现在把他们安置在向阳坝小学,情绪基本稳定。”

    吉之洲连声道:“好、好、好,黑岭山矿怎么样?”

    王桥道:“我率了一队人在向阳坝,黎镇长在城内抗涝,暂时没有了解到黑岭山的情况。副书记李绍杰专门给阳和镇打过电话,提醒他们注意防洪。”

    挂断电话几分钟以后,全县都行动起来,华成耀带着一路人马奔赴迟迟得不到消息的黑岭山矿。

    吉之洲亲自率队前往向阳坝村小。

    溃坝发生十来分钟以后,乡村医生才在雨水中赶到向阳坝小学。

    在电力局家属院,吕琪内心极度不安。她在电话里听到了王桥沉闷地“啊”地一声,然后又听到有无数人惊叫,随后电话就挂断了。在这风大雨急雷紧的夜晚,这一声啊意味着肯定遇到了突发事件,否则依着王桥的性格,不会发出这一声闷哼。

    她随即又拨打了电话,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友树,我是吕琪。”吕琪想了一会,果断地拨通了刘友树的手机号码,讲了与王桥通话的情况。

    刘友树今天恰好在县委办值班,道:“我刚才接到报告,大鹏矿溃坝,应该没有伤亡,他们都转移到了向阳坝小学。你放心,没有太大问题。”

    吕琪道:“我想到向阳坝小学,能不能帮我找个小车。没有驾驶员都行,我能开车。”

    刘友树曾经在城关镇工作过,熟悉城关镇驾驶员。他立刻就联系了城关镇一辆小车,直截了当地明说是王桥的未婚妻要车,同时简单讲了情况,提醒小车顺便多准备几箱矿泉水,向阳坝小学应该需要。

    虽然王桥和吕琪还没有宣布婚事,可是凭着刘友树对于王桥和吕琪的了解,他已经将断定两人肯定会结婚。刘友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能够阻挡经历十年无助等待还能走到一起的一对恋人。

    驾驶员听说是王桥未婚妻要用车,当即就将夜间睡觉被打断的怨气消散得一干二净,迅速开车去小卖部拿了水,然后来到电力局家属院。

    大鹏矿和黑岭山矿都在一个方向。吉之洲一声令下之后,各部门的车辆都朝这两个地方汇合,更主要是朝黑岭山矿汇合。

    全城行动之际,让吉之洲和华成耀目瞪口呆甚至魂魄掉地上的事情发生了,黑岭山比大鹏矿晚半个小时溃坝,山下七户民居被埋,失踪二十五人。

    这是将震惊全省的重大灾害,没有谁敢隐瞒,无线、有线电波在空中纵横交错,朝着省市相关部门飞去。昌东县城紧急动员起来,武警消防、公安、卫生、民政、乡镇企业局等部门全部动员起来,开始紧急救援。

    县纪委、组织部、宣传部、检察院等职能部门灯火通明,紧急商量着对策。

    吕琪坐着车前往向阳坝途中,看到无数闪着警灯的车辆呼啸前行,心悬得老高。即将进入向阳坝时,有警察设卡,无关车辆不能入内。

    一个身高体肥的一级警督站在车前,另一个小子民警吼道:“哪个单位的车,无关车辆不能进去。”

    小车司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